[Malaysia] 苦兒與歷史裡的古老見證

永樂七年九月(1409年10月)太監鄭和、王景弘、候顯等統率官兵二萬七千餘人,駕寶舟四十八號出使西洋。
九月從太倉劉家港啟航,費信、馬歡等人會同前往,到達越南、馬來西亞、印度等地,回國途中訪錫蘭山,永樂九年六月十六(1411年7月6日)回國。

鄭和 – 維基百科

IMG_3502
(Melaka Malaysia, Taken by Wei-Wei)

2009-10-30搭乘 9:00am transnational 的 bus 到馬六甲的 Melaka Sentral(RM 12.3)。再換當地17路公車到 China town (RM 1)。夜宿僑生客棧(RM200 including deposit)
行程:荷蘭城(Christ Church)→聖保羅教堂→聖地牙哥堡壘(A’Famosa)→文化博物館→聖方濟教堂(St.Francis Xavier’s Church)→海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雞場街

一大早,就告別了給予我們許多安慰的檸檬草旅館,托著行李,走到Puduraya (半山芭車站)。一轉進車站,就看到許多的窗口,每一個窗口都是不同的公車服務公司,之前就聽說 Transnasional Express 的價錢和服務最為公道,所以就毫不加思索到 Transnasional Express 所在的窗口,花了RM 12.3 買了兩張到馬六甲的票。窗口的小姐要我們到公車站裡,編號P10,Transnasional Express 的 Information counter,等待公布上車的地點。Puduraya 一整個的感覺就很像老舊的台灣公車站,兩旁盡是賣報紙水果的攤子,有些旅客行色匆忙,有些則百般無聊地坐在長椅上等待著。服務台其實是一個小房間,牆上是一個用手動更動的公車時間表看板,看板上還會有該在哪一個月台上車的資訊。等到快到要上車的時間,終於在看板上看到了我們的公車的資訊,可是上車的地點卻不在公車站裡的任何一個月台,反而寫著一個旅館的名稱- Ancasa Hotel。幸好,有一位戴著頭巾的美麗小姐,非常友善的帶著我們走到一個在公車站外的旅館前,而我們的公車就停在旅館前。旅程中真是充滿了許多的不確定,但也多虧,許多熱情的當地人,我們才能順利地走完我們的旅程。

經過約3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馬六甲的 Melaka Sentral,再詢問過服務台後,發現要搭17號公車到中國城。上了17號車,車上坐著許多華人老太太,用很親切的中文告訴我們若中國城到了,會提醒我們,並且提醒我們小心錢財,因為馬六甲的治安很不好。坐著很老舊的公車,晃著晃著,仿彿來到了三峽老街,狹小的巷道和紅磚瓦屋在兩旁,頓時紅紅的荷蘭城就出現在眼前,告別了老太太跟司機 (雖然一開始非常邪惡地告訴我們這裡並不是中國城)。下車第一件事當然是走到今天的旅館- 鼎鼎大名的 Baba House。BaBa House 已經被列為古蹟,不論是門外或是市內的擺設,都相當的古色古味。轉角的天井,彎曲的迴廊,卻又配上先進的電梯和刷卡,房間裡當然也是相當乾淨舒適了,電視還能看到中文節目,可說是格調和便利兼顧了。但最棒的還是櫃檯人員的親切和耐心,為了和櫃台人員詢問要去哪裡搭乘返回 Melaka Sentral(註一),一個 “gas station”弄了許久才聽明白,櫃檯人員都非常和顏悅色地用口音濃厚的英文和我們交談,雖然是這次旅程住的最貴的旅館了,卻覺得每分錢都花地値得。

辦了 Check in,就只好頂著大太陽,在中國城裡散步,觀賞古蹟和許多的博物館。教堂或許殘破,城牆或許斑駁,卻向我們私語著他們所經過的歷史。荷蘭人來過,留下了他們的印記- 一棟棟的紅色小教堂。接著,葡萄牙人也暫時在這裡停留,帶來了戰火,也帶來了他們的文化和信仰。而時間的流逝,都帶來了落沒。曾經富裕的中國商人,曾經稍來皇國消息的太監,在這裡不僅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也種下了文化的根。想要更進一步了解馬六甲的歷史,另外也相當推薦遊艇遊河的行程,我們遊艇的導遊,有四分之一的葡萄牙血統,會用許多不同的語言說再會,除了生動的解說,岸邊不同建築的歷史和特色,也不忘對在岸邊休息的大蜥蜴們開玩笑。

關於食的部分,中午在雞場街用垂涎以久的海南雞肉飯。晚上則在馬六甲的夜市裡瞎逛,最後選了一個路邊攤來解決晚餐,妹妹點的是”據說”(註二)有些辣的蝦麵。而我點的是”還真的有點辣”的咖理口味的 laksa (叨沙)。咖哩口味的叨沙,和我最初在 KL Sentral 吃的金桔口味有很大的不同。最主要的是濃濃的咖哩味取代了金桔酸澀的口感,但是辣法又和濃濃的咖哩味又有很大的出入,咖裡獨特的香味幾乎主宰了整碗麵的味道。入口之後,只覺得舌尖盡是香料味,又有一點麻麻的,不過也有可能是過燙的緣故而不是辣味做祟。吃完了晚餐,接下來就是冰品了,我點了甚麼都加的”ABC”,妹妹則點了晶露 cendol 。”ABC”才嘗了一口,那種複雜雜而又熟悉的味覺,又回到了舌尖。是的,曾經在叢林裡嘗過兩次的桃紅果汁,現在成了淋在刨冰上的糖漿,只是那種像極了人工添加物的特殊味道,仍舊是揮之不去。經過詢問後,才知道這種桃紅色的果汁,是叫做玫瑰露,不管是不是天然的,這還是我第一回嚐到如此獨特味道的果汁。用膳完畢,稍稍逛了夜市,買了要帶回家當伴手禮的糕餅香料,便回到旅館休息,因為隔天一大早,還要搭公車回到吉隆坡,坐飛機返回台北。

但,在揮別這個古老的城市前,不禁開始想像鄭和眼中的那個六百多年前的馬六甲,會是怎麼樣的呢?

IMG_3506
(Melaka Malaysia, Taken by Wei-Wei)

註一:搭公車的地方,其實是同一條街走到底,在加油站附近就可以看到公車站牌了。
註二:妹妹不敢吃辣…

[Malaysia] 苦兒和叢林裡的革命情懷

Once again,
I feel beneath my heels the ribs of Rocinante.
Once more,
I’m on the road with my shield on my arm…

Che Guevara

Canopy Walk
(Canopy Walkway, Tama Negara, Maylasia. Taken by Wei-Wei)

2009-10-27搭乘由 nks 旅行社提供的 coach bus,從吉隆坡到彭亨,在轉搭三小時的木船,到大漢國家公園(Taman Negara),夜宿Local Village。
行程:夜遊

在金色陽光下沐浴,被高大廣闊的綠色植物所包圍,頭上不時有五彩繽紛的奇珍異獸飛翔徘徊,這一切有關於熱帶雨林的幻想,一概沒有出現在這次的旅程中。回想起來,前一天下午,到中國城的美麗殿 NKS 旅行社,花了 RM 370 訂購了這次大漢國家公園三天兩夜的行程,在此刻兩人還沾沾自喜地把旅館升格成附空調的 hostel。而要去叢林探險的心情,並沒有因為坐上由旅行社準備的小巴,超過3小時的車途而氣餒。更沒有,因為搭乘著木船在水路上行進另外4個小時而失望。卻在下了船之後,扛著行李,來到我們附有空調的 hostel,剛打開門那一瞬間,撲鼻而來的霉味,而心生怯意。我們的 hostel 是木造架高的房子,有兩張上下舖的單人床,和一間地板盡是泥沙,不僅沒有熱水有時連供水都有問題的浴室。在這樣的居住環境裡,我只能不時用” 切格瓦拉”,放棄了錦繡似錦的前程,在叢林裡刻苦耐勞的生活來勉勵自己。不過多半的情況,都是躺在床上,希望自己能盡快的入睡,好忘卻自己對文明世界的渴望。不過,我們的居住條件還不是最差的,同團的一位英籍太太,她自己一個人旅行,在交談之中,知道她居住的不附空調的hostel,不僅馬桶一打開,就有一群蚊子飛出,晚上,在地板底下還不時聽到青蛙合唱團為她唱著雨林的催眠曲,對她的遭遇,我們只能深深寄予同情。

應該是快到雨季的緣故,到了下午 Tama Negara 總是下著傾盆大雨,持續不到幾個小時,天空又放晴,只留下滿路泥濘的小徑,還有因為水位上漲,而移動位置的船屋。餐廳在這裡都是建在船屋上,每天早上要來用餐時,總是要麻煩餐廳的員工為我們想辦法到達餐廳。因為,昨晚晚餐才經過的木橋,總是在一夜之間,又被淹沒了。有時雖然只是在非常近的距離,卻必須搭船,才能到就餐的餐廳用餐。有時,是被我們打擾的員工,穿著利物浦球衣,先半開玩笑的叫我們游泳過來後,最後還是很好心為我們搭了座臨時木橋。這三天兩夜的飲食,都在同一家餐廳用餐,餐點都以中國式的自助餐為主,水果會有時搭配西瓜,飲料則是一個色彩艷紅,嚐起來極為做作的一種人工味道。在這裡,如果要到對岸去,甚至到招待所看國家公園的簡介,都需要坐船。同團的,除了英籍的太太,還有一個三人的法國小家庭,四個韓國人,和兩個男生組合,其中一個是亞洲長相,另外一個則是白人,再加上我們的據說生活在附近村落的導遊,在第一天晚上,看完國家公園簡介,便乘船到對岸進行夜遊。

夜遊,最棒的應該就是氣氛了。因為,還有其他團的旅客,所以陰森森,像似被遺忘的感覺,一直沒有出現,反倒是因為人數太多,經常在步道上塞車的情況很多。一路上,導遊很認真的為我們找尋新奇的動植物。還帶我們,到眺望台上參觀,據說以前,可以在 眺望台上,待上整夜,可以看到一些野生動物。可是,現在遊客實在太多了,現在可以看到最多的動物,應該是遊客吧。雖然,沒有看到野生動物,但是能夠在樹林裡,慢慢地散步,享受大自然的靜謐,對長期在都市的我們來說,已是種奢侈了。

2009-10-28 繼續在叢林裡奮鬥,夜宿 Local Village。
行程:叢林健行→樹頂吊橋→參觀原始部落→泛舟

Tama Negara 在馬來話裡就是”國家公園”的意思。這個占地約4343 平方公里,在 1938 年才被規劃為國家公園。這個國家公園除了有號稱全世界最老的叢林,估計有13億年的年紀,更有號稱全世界最長的樹頂吊橋。全長有510公尺長,45公尺高,整個旅程大概可以分成三段:有一板一眼的正規樹頂吊橋,也有需要走上走下的另類吊橋階梯。上吊橋時,需先酌收 RM5 的入場費,並且在橋上的流量還需要經過控管,最佳的距離是離你前面的人大約1-2公尺,嚴近任何危險或使吊橋搖晃的舉動。也因為此,我們一大早雖然先來到樹頂吊橋的位置,卻因為遊客眾多,只好先行做叢林健行。

雖說健行,可是比較像在爬山,途中導遊非常盡職且熱心的為我們介紹花花草草,有些已經忘了名字的,是可以當做草藥使用,還有供男生或女生使用的分別。只是若非途中出現了毒蠍子來插花,其實景色和在台灣沒有太大的差別,或許是因為還沒有深入真正的叢林吧,但是嗜血的水蛭已伺機宣示他們的主權。這些水蛭,似乎對歐洲人種特別情有獨鍾,妹妹和我免遭毒手,但是同行的一位毆籍淑女,就沒有這麼幸運了。等到我們爬到了最高點,她才赫然發現她的腳踝處有幾隻水蛭正貪婪地吸允著她的鮮血,這才花容失色地尖叫並用手撥開他們。只是,同行的另外一個法國小女孩卻興致勃勃地,把水蛭放在手上,玩起水蛭來。或許,一個未來的生物學家正慢慢地形成了呢。

上午的行程,再走完了樹頂吊橋,就回到寢室稍做休息,下午的行程是參觀原始部落和泛舟。雖說是部落,但是規模不是很大,全部落包括老人,大人和小孩可能不到 20 多人,大概 5-6 間草房。據導遊說,這裡的部落很少會一直待在同一個地方,多半隨著覓食的方便性而到處遷徙。也或許如此,再加上部落裡的幼童普遍到學校學習的意願不高,部落裡的現代教育並不普及。可是,在導遊的講解下,這些身穿 T-shirt,腳穿運動鞋的部落裡的孩子們,為我們展現從祖先就傳下來的知識,包括了鑽木取火和製作有毒的吹箭。孩子們無憂的笑容,讓我們暫時忘卻了,他們的文化正在沒落,並被觀光業過度消費著。這個下午,孩子們就這樣帶著俏皮又好奇的神情,觀察著我們這些外來的人,就如我們透過我們成人的眼,想看盡這個部落的過去和現在。

Taman Negara
(Tama Negara, Malaysia. Taken by Wei-Wei)

在與團員比試完吹箭後,就接著進行泛舟了。我們的團員被分成兩船,溪水並不洶湧,卻也不平靜。兩船的人,更是發狠地往對方潑水,弄得每個人都全身濕漉漉的,幾乎沒有人可以全乾而退。其中,被攻擊最慘的應該就是導遊了吧。幸好,在泛舟前,導遊就先將大家的相機和背包都收在大的黑色塑膠袋裡,這才沒有損失慘重,只是像孩子般大起水仗的我們,回到旅館,居然沒有水可以盥洗,只好又請出”切格瓦拉”來,姊妹倆再相互地勉勵打氣一番。但,大多的時候,支撐我們的應該是,明天就可以離開這個沒有熱水的”偽”高級 Hostel。但要離開這片綠意盎然的土地,卻是感傷地,部落裡孩子們純真的臉龐,不怕生的揮手打招呼,純真又熱情的商家和當地居民,會這樣的摯誠,或許就是因為一直和自然是這樣地親近吧。但願,我們離開時,也帶著這片土地的純樸,和一顆經過叢林洗滌鍛鍊的心,回到城市裡來。

[Malaysia] 苦兒與蘭卡威的煙波藍

我們已各自就位, 在自己的天涯種植幸福
曾經失去的被找回,殘破的獲得補償
時間,
會一吋吋地把凡人的身軀烘成枯草色
但我們望向遠方的眼睛內,
那抹因夢想的力量,而持續蕩漾的煙波藍將永遠存在….
簡媜 煙波藍

Pulau Beras Basah
(Pulau Beras Basah, Langkawi, Maylasia. Taken by Wei-Wei)

2009-10-24 搭乘 KTM 國鐵約莫 8:30am 到達亞羅士打,轉黑心計程車(RM20)到吉打港,在吉打港搭乘約一小時半的遊艇(RM23)至蘭卡威。夜宿蘭卡威 ab motel。
行程蘭卡威部分環島:老鷹廣場→西楠海岸

蘭卡威的故事,要先倒帶到前一晚的吉隆坡。在準備馬來西亞的行程時,就對從吉隆坡搭乘臥鋪火車到亞羅士打(Alor Setar),這一段行程相當有興趣。所以,在台灣上網定了兩張馬來西亞國鐵的火車票,印出了訂票記錄當做購票的證據。第一天到馬來西亞,結束了吉隆坡市區的觀光行程後,回到 KL Sentral 經過詢問,才發現等待火車的地方相當的不起眼,或非常沒有月台的感覺。是在 KL Sentral 的二樓,還在肯德基旁。但是,搭乘火車最不方便的地方,大概就是誤點的可能性。我和妹妹在肯德基旁,苦等了兩個小時多,才終於下到真正的月台,臥舖車廂通常是被安排在最後幾節。當我們進入非包廂的臥舖車廂,一種”勇闖天涯”的感覺就頓時出現。我們的左右鄰居,有帶著兩個小男孩的一家人,也有穿著回教服飾的母女,在火車行駛時,窗外的夜景是鄉野的馬來西亞,是托著行李趕著夜車的當地旅客。而能夠這樣貼近當地的居民,分享觀察他們一部份的生活,雖然不一定能談上甚麼話,卻也是一種在異國旅遊中才能有的體驗。

當然”勇闖天涯”式的浪漫,很快就被隔天一早到達亞羅士打找尋計程車到吉打港轉渡輪時打碎,變成了”異地浩劫”式的驚恐。火車到了亞羅士打,會有一位專門的員工,到各床位叫著”Alor Setar”,所以並不用擔心下錯站之類的。或許是少了旅人的警覺心,拍了照出了站,便看到一些計程車司機,我隨機選了一個瘦弱的老頭,先是問了到吉打港的價錢,他就伸手比了一個五。貪小便宜的我們,以為達成協議是5RM,就把行李搬到他的計程車後車廂後上車。誰知,老頭司機在去港口的途中,先是繞道加了油,到港口時當場漲價成20RM,和英文不好的老頭司機在車上溝通一陣,準備下車繼續據理力爭,想不到老頭司機便比我們搶先一步,扣住我們在後車廂的行李,後來弄得港口裡的站務人員都來幫我們協調,才付了20RM,領回我們的行李。不過,我們的辛酸馬上在坐渡輪時獲得補償。渡輪的普通艙等似乎超賣,所以我們就自動升等成附有小電視,播放著林正英的僵屍片的頭等艙。

因為先前的經驗,坐渡輪到達蘭卡威對非常積極拉客的掮客相當注意。最後選定一位大叔,他非常熱情的把我們拉到類似租車中心的地方。這個租車中心,有很多的窗口,都代表不同的公司,提供的服務從旅館,租車到跳島行程。因為我不會開手排車,所以大叔介紹了一台自排的 hunchback car。剛拿到這台小小苦兒車時,油還沒有加滿,東繞西繞終於找到加油站時,還要當地人幫我用鑰匙敲開油蓋,才能加滿。要加油時,只要走到店裡,跟老闆說妳車停哪裡就可以了。我們在蘭卡威待了兩天兩夜 (第三天一早就還車了),只加了一次 20RM ,勉強夠用。

在開往 ab motel 的途中,因為遇上了臨檢,才發現開錯方向,差點第一天就環島一周了。ab motel 的感覺相當乾淨簡樸。最棒的是,旅館所在的街上都非常熱鬧,有許多的 spa,餐廳,到西楠海岸更是在步行可到的距離。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是,沒有供應熱水。在 ab motel 休息一陣後,再開回老鷹廣場。老鷹廣場附近有一個小小的 mall,到處拍照買了一些東西,便又開車回西楠海岸。在海岸邊,我們享受海風,細細的白沙,一邊驚奇地看著被海水沖上岸,透明水母的殘骸,一邊欣羨的看著沙灘燭光晚餐的準備,在夕陽的陪襯下,結束這天的行程。

2009-10-25 仍舊在蘭卡威閒晃。夜宿蘭卡威 ab motel 。
行程: 早上約莫10點出發的跳島行程,下午2點多回到旅館後,繼續開著租來的小小苦兒車在蘭卡威島上橫衝直撞地環島:黑沙灘→丹絨魯沙灘→空中纜車
Pulau Dayang Bunting
(Pulau Dayang Bunting, Langkawi, Maylasia. Taken by Wei-Wei)

這天最期待的行程,應該是昨天下午安排好的跳島行程(RM25)。早上10點在旅館門口集合,再搭乘 vans 去渡口。負責駕駛我們的快艇是一位身穿藍色傳統服裝的 Everybody 老先生,因為他的口頭禪就是拉著很長音的 “E-very Bo-dy”。這位老先生相當的可愛,在我們二個跳島的行程裡,非常堅持著非常獨特的集合時間: 比如說,第一個跳島時,集合分鐘數是46分,非常堅持那 6 分鐘。下一次呢?就是ㄧ小時又一分鐘。在船上更是開心地拍著椅背,輕哼著歌,快樂且享受的履行他的工作。

第一個島是 Pulau Dayang Bunting,也是孕婦島的意思。名字是因為島嶼本身就像是一個躺著的懷孕婦女,不過島嶼也有一個迷人的傳說: 據說一位美麗的仙女公主,和一個年輕的男子結婚後快樂地生活在一起。可是好景不長,快樂的日子在仙女公主難產後結束。痛失愛子的仙女公主,把孩子的屍體沉入島上的湖中,並施下魔咒,只要不孕的婦人在泡過這裡的湖水,不久後就會受孕。傳說,無法證實,但是島上的猴群真是多的驚人,而且都十分的霸道 — 竟鬼鬼祟祟的向妹妹的背包展開偷襲。島上,除了可以泡泉水,沿著小徑散步,還可以做一場鯰魚 spa。

下一個島則是 Pulau Beras Basah,和 Dayang Bunting 大部分都是岩石不相同的是,這裡的景色竟是ㄧ望無盡的白沙灘和一抹清澈的藍。和我們同行的旅客,穿著泳衣投向碧海藍天的擁抱。妹妹和我則忙著捕捉這好似”神鬼奇航”的美景。唯一可惜的是,神鬼奇航裡藏在沙灘上的可能是寶藏,沙灘上卻隨處可見垃圾。只能對遊客們的公德心,深深嘆口氣搖搖頭,也希望這份好似天堂的美景,能夠長存。跳島的最後一個行程,是在快艇上看老鷹。不過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在搞不清楚發生甚麼事情的情況下,快艇在海中突然停下,一群人納悶的等著,突然一群老鷹出現在我們的視線,時而優雅的盤旋在天空中,時而俯衝向海面。雖然,不能和老鷹有更親暱的接觸,可是在一旁觀看著他們自由飛翔的美姿,已經是很大的滿足了。

跳島行程在下午兩點就結束了,回到旅館的我們,稍做休息,便又開著苦兒車繼續環島的行程。環島就是看更多的沙灘和一些島上居民的生活。値得一提的是在黑沙灘上,遇到一隻愛撒嬌的小野貓,一直在我們的腳邊蹭呀蹭的。回到旅館,晚餐在旅館旁的一家叫 Tomato 的餐館解決。我點了印度餅佐起士,而妹妹則是印度餅加蒜油。另外又點了咖哩蝦和香料雞做配菜。點餐時,我先誤點了一杯只提供男性品嚐的飲料,服務生很羞赧的要我另點其他的飲品,至於是甚麼原因,就沒有再細細追問了。隔日清晨,在離去前,又和妹妹逛了一次西楠海岸。卻意外的撞見,一群青年踢著沙灘足球。那分悠閒,令我們不得不感傷蘭卡威的故事就要告一段落了。但即使如此,那一抹在此邂逅的藍,像帶著夢幻的翅膀,會輕輕地飛揚在我們的回憶裡。

[Malaysia] 苦兒在吉隆坡 Day 2/3

Langkawi Airport
(Langkawi Airport, Malaysia. Taken by Wei-Wei)

2009-10-26 行程: 國油雙塔→KL Tower→ 中國廠街

這天早晨,告別了美麗的蘭卡威搭乘 Air Asia,回到吉隆坡。在LCC-Terminal和妹妹,花了 RM 9 搭乘star bus返回KL Sentral來。到了KL Sentral,第一件事便是確定今天的住宿。這次的馬來西亞之旅,光是在吉隆坡便換了兩次旅館。這天的旅館是 stayOrange,地點是在中國城茨廠街(Jalan Petailing)的街口。從Pasar Seni 站出來,往前直走會看到一個三叉路口,且會看到 Central Market 在左手邊,此時往右轉入Jalan Sultan 街。順著往下直走便會看到茨廠街與 Jalan Sultan 街的交叉路口,而 stayOrage 就在左手邊,閃亮的橘色招牌非常的顯眼。stayOrage 位處一條陋巷,因為靠近茨廠街,感覺起來龍蛇混雜。我們的 bunk bed suit 被安排在四樓,只好認命地提著行李,苦命地走上四樓,誰知一打開房門,除了bunk bed ,剩下的空間狹小,只容得下一個人轉身。除了空間狹小外,房間裡還算乾淨,服務態度還算不錯,只是空調要親自到counter 再三提醒之後才會打開。至於,公共浴室,如果只要快速地沖完澡,如果不細細檢查浴室的話,可能還會有”這是一間明亮乾淨的浴室”的錯覺,不過只是如果而已,妹妹就親自細細檢查了浴室的排水孔,除了一聲”噁心”,實在也沒有別的形容詞可以應用上了。

這天下午行程是參觀馬來西亞的地標國油雙塔,KL Tower 以及在星光大道共進晚餐。因為到達國油雙塔已是下午,傳說中國油雙塔只有每天早上開放1640名的免費登塔優惠,便捨棄了登上國油雙塔的想法,就近在耳傳拍攝國油雙塔最佳的場所–KL park,盡觀光客之責努力地拍照。好玩的是,盡力拍照的觀光客有時也可以成為觀光景點之一。我們在公園裡遇見了,每個盡力想要捕捉雙塔雄偉高眺的倩影而 紛紛躺平的觀光客,這種不約而同且整齊劃一的動作,也算是一種奇景吧!

Kuala Lumpur
(KL Park, Maylasia. Taken by Wei-Wei)

雖然沒有登上雙塔,最後反倒是花了 RM 38坐了電梯上了 KL Tower,來觀賞這個城市的美麗璀璨的夜景。從國油雙塔走到 KL Tower大約20分鐘到半小時。怎麼走呢?就順著KL tower 這明顯的地標就可以了,保證妳絕對不會迷路。而 RM 38 的票還另藏玄機,這其實是一組套票,包括了F1體驗(基本上就是玩電動賽車),騎小馬,和可愛動物區觀賞,非常適合扶老(我)攜幼(在F1體驗區玩得很開 心的妹妹)的來參觀。

在欣賞完吉隆坡的夜景之後,接著我們走到 Bukit Nanas 站,轉搭monorail到Bukit Bintang 站,準備在星光大道吃我們在吉隆坡比較正式的第一餐。從地鐵站走出來後,沿著大道直走閃避了許多腳底按摩的拉客轟炸,一直走到妳認為腳底按摩店已經消聲匿跡的時候,就可以見到幾間餐廳,最後雀屏中選的是新馳名海南雞飯。為何選海南雞飯,應該是我們對最後一天去馬六甲才能吃到的海南雞販早就垂涎許久,也實在等不及到最後一天,就想先試試遠(馬六甲)近(吉隆坡)”馳名”的海南雞飯。話雖這麼說,進到餐廳,我點的是雞肉沙嗲,妹妹點的是炒粿條(海南雞飯 呢?)。沙嗲的雞肉有點乾澀,但配上了沙嗲獨有的醬料是恰到好處。妹妹的炒粿條則據說相當的台味。喝飽吃足一番,就搭著monorail 到Maharajalela 站下車。從 Maharajalela站下車走到 stayOrage 大約十分鐘,中途會遇到一個宗祠,路上沒有多少路人,到了中國城後才熱鬧起來。沿著中國城走,妹妹又買了羅漢果汁,喝起來相當的爽 口,這才結束了這一天的冒險。

2009-10-29 行程:金三角和星光大道購物

最後一天在吉隆坡住宿,選了頗受好評的檸檬草(Serai Inn)。 雖然2009-10-26居住的stayOrage,讓我們兩位小女子們心都涼了半截,但是剩下那微溫的半截再受盡叢林的洗禮之後,已是非常的堅韌強壯, 面對任何再落魄再差勁的旅館,都能坦蕩蕩的面對。從Masjid Jamek 站出站後,沿著 Jalan Tun Perak 街走大約兩個 blocks後,在Jalan Hang Lekiu 街左轉,約走到盡頭,就可以看到檸檬草的招牌。檸檬草在一個小巷裡頭,reception 在二樓,小巷裡有一個小小的賣吃的攤販,出入小巷的人混雜是可想而知。我們的 twin bed suite, 一樣是要把行李拿到四樓,但是這裡的清潔可說是來到馬來西亞,住過最受好評的:入內要脫鞋的規矩,可說大大的維護了環境,浴室裡的清潔程度,更是令人不禁想翹起大拇指想好好的稱讚一番。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每間床鋪有著謎樣的毛布,讓人弄不清是要當棉被用還是用來當毛巾?(還是只有我有這樣的疑問)。

由於再度回到文明的世界來,令妹妹和我十分感動,決定要用一頓大餐好好犒賞自己,便又回到星光大道來覓食。這次,再度堅毅不拔地躲過腳底按摩攻擊,在與新馳名海南雞飯同一條街,但更遠離捷運站,快到街口處,選定了一家擺設相當別緻的餐廳 – PapaRich 。我點了咖哩麵用腐竹佐料,飲料則是慕名已久的檳城白咖啡。妹妹則點了咖哩雞與椰漿飯, 飲料則是”爸爸參”(這家店是專賣爸爸嗎?)。這個名字聽起來很詭異的飲料,喝起來頗像奶茶。至於正餐,我的咖哩麵是紅咖哩,混著薄荷涼爽的香氣,搭配形成一種輕爽而又不辛辣的味道。而妹妹的椰漿飯,則入口即是滿口濃郁的椰漿味,而辛辣的魚乾和咖哩雞混搭成一道獨特的椰漿咖哩餐點。

與和第一天的吉隆坡相比,這兩天的吉隆坡卻又像是一個摩登又時髦的城市。若不是,穿戴著回教服飾的女子屢屢與我們擦肩而過,這樣的吉隆坡,竟帶著一點台北的感覺。或許,在相似的歷史背景下,吉隆坡的故事,也是台北的故事。

[Malaysia] 苦兒在吉隆坡 Day 1

Kuala Lumpur
(KLIA, Kuala lumpur, Maylasia. Taken by Wei-Wei)

2009-10-23
行程吉隆坡市區觀光: 國家清真寺→吉隆坡舊火車站→中央市場→佳密克回教堂

幾乎毫無困難的從馬來西亞 入關,花了RM 35 搭乘機場快線,從 KLIA 坐到 KL Sentral。機場快線,快捷是用不著誇獎的〈如果不是28分就到KL Sentral,怎麼能稱快線呢!),相當的乾淨和舒適,更是相當的現代化。值得稱讚的應該還是,高科技的廁所,從輕輕一按,旋轉門便緩緩打開到如同飛機 上”咻”一聲便沖得一乾二淨的馬桶,在在可說是馬來西亞第一。(在講這句話的時候,是帶有相當程度的悲情) 在馬來西亞上廁所真是一種前所未有的經驗,不是大量缺乏沖水馬桶,便是在一旁設有水龍頭,似乎才是用來沖水的。到了KL Sentral, 先各花了RM 5 將我們的行李鎖在 Sentral 的 Locker裡,才搭乘 Putra 線到 Pasar Seni 站,進行到達吉隆坡第一天的行程。

行程的第一站是國家清真寺。

出了捷運站往南走(跟等一會介紹的中央市集反方向),因為找不到人行道,所以妹妹和我沿著馬路走,身旁的車呼嘯而過很是危險,Jalan Sultan Mohammed 街過了橋走到了一段岔路,其中一個路牌指示往KL Sentral 方向,往朝KL Sentral 反方向走便可先看到吉隆坡的舊火車站。再往前走一段之後,便可以看到一個寶藍色屋頂的建築, 那便是國家清真寺了。幸好到達國家清真寺的時候,才三點多,距離清真寺禁止訪客的時間(五點),還有一段時間,兩人這才把頭巾包了,外套穿上了,該包的都 包好了,才進到清真寺裡參觀。國家清真寺的建築有別於一般對清真寺朵朵洋蔥頭的印象,反而獨樹一格的寶藍三角頂,乍看之下,以為是一波又一波的海浪在藍天 之下起伏。參觀了肅穆的大廳,剛好見到虔誠的教徒在默默的參拜,空蕩的偌大建築裡,迴盪著可蘭經誦經的聲音,不知不覺就把我們帶入了回教世界的神祕之中。

Malaysia's  National Mosque
(National Mosque, Kuala lumpur, Maylasia. Taken by Wei-Wei)

離開了國家清真寺,往回走到Pasar Seni站,中央市集就在Pasar Seni站的出站的左手邊,幾乎是一出站幾步的距離,就可以看到淺藍色外表的中央市集。 市集裡多賣些當地的手藝品,也包括了錫器的販賣。但更叫身為足球迷的妹妹和我驚喜的,應該是博君一笑的俱樂部 T-Shirt吧。稍滯留片刻後,我們就沿著中央市集旁的小巷,信步走到同線的佳密克站,步行的時間很短,幾乎不到20分鐘,就見到架高的鐵軌,川流不息 進站出站的人潮在眼前出現。佳密克回教堂就在佳密克站旁的西邊。可惜,當我們走到佳密克回教堂,已經過了參觀的時間,在外面拍了張照便摸摸鼻子離開了。

而初到吉隆坡的我們,在機場和機場快線留下的第一印象,高科技和整潔,早已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個人口過度膨脹的城市,車潮和人潮總是不停歇地在大街小巷流動,喇叭聲轟然地測試耳朵的極限,以及讓我們永遠搞不清楚狀況的紅綠燈,這就是吉隆坡。

[Malaysia] 大馬之苦兒流浪記

事情其實是這樣發生的, 2009 的某日突然收到妹妹的 MSN message,告知馬來西亞航空的特價活動。在主打低價的強力吸引,再加上旅遊頻道不時播放美麗又富有情調的馬來西亞廣告,就懷抱了少女們對熱帶國家的夢想,敲定了馬來西亞的行程 :

2009-10-23 搭乘馬來西亞航空,7:45am 台北起飛,12:15pm 到達吉隆坡。夜宿火車。

行程吉隆坡市區觀光: 國家清真寺→吉隆坡舊火車站→中央市場→佳密克回教堂

2009-10-24 搭乘 KTM 國鐵約莫 8:30am 到達亞羅士打,轉黑心計程車(RM20)到吉打港,在吉打港搭乘約一小時半的遊艇(RM23)至蘭卡威。夜宿蘭卡威 ab motel。
行程蘭卡威部分環島:老鷹廣場→西楠海岸

2009-10-25 仍舊在蘭卡威閒晃。夜宿蘭卡威 ab motel 。
行程: 早上約莫10點出發的跳島行程,下午2點多回到旅館後,繼續開著租來的小苦兒車在蘭卡威島上橫衝直撞地環島:黑沙灘→丹絨魯沙灘→空中纜車

2009-10-26 搭乘由9:00am 改成 12:40pm 的 Air Asia 出發。在 LCC-Terminal 搭乘 sky bus (RM 9) 到達吉隆坡KL Sentral。夜宿 stay Orange.
行程: 國油雙塔→KL Tower→ 中國廠街
2009-10-27搭乘由 nks 旅行社提供的 coach bus,從吉隆坡到彭亨,在轉搭三小時的木船,到大漢國家公園(Taman Negara),夜宿Local Village。
行程:夜遊
2009-10-28 繼續在叢林裡奮鬥,夜宿 Local Village。
行程:叢林健行→樹頂吊橋→參觀原始部落→泛舟
2009-10-29 和10-27同樣的方式回到吉隆坡來。夜宿檸檬草(Serai inn, RM69+RM20 deposit, 乾淨和熱水無價)
行程:金三角和星光大道購物
2009-10-30搭乘 9:00am transnational 的 bus 到馬六甲的 Melaka Sentral(RM 12.3)。再換當地17路公車到 China town (RM 1)。夜宿僑生客棧(RM200+deposit)
行程:荷蘭城(Christ Church)→聖保羅教堂→聖地牙哥堡壘(A’Famosa)→文化博物館→聖方濟教堂(St.Francis Xavier’s Church)→海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雞場街

2009-10-31 和10-30同樣的方式回到吉隆坡來。搭乘馬來西亞航空,3:40pm 起飛,9:48pm到達桃園國際機場。

intermission - 旅途中的過客

(圖說明: Sears Tower 的芝加哥夜晚)

總是像隻鴕鳥似的把自己的頭埋在炙熱的沙裡,過往的傷害就可以變得看不見似的消失‧

揮舞著魔杖,輕聲數著: “1, 2, 3 …”
那過分受挫的自我,似隨著青春的痘疤,只留下醜陋又扭曲的疤痕。
回頭凝視,自己踩出的足印,是那樣深淺不一的講著每一次旅程的故事。

“旅行當然暗喻對認同的追尋”,德國導演文溫德斯說: “異國的感覺…只是通往認同感的途徑”

而旅途中的過客呢?是否只是過往的每一個不同的自己的投影?

再一次,夜的深沉與靜寥,對於鴕鳥小姐我的疑問,不做任何回答。
而我仍只能在自己的旅途中,寂寞地與旅途中的過客擦身而過,踽踽獨行。

[Chicago] 吶喊

表現主義(expressionism)畫家孟克(Edvard Munch, 1863-1944),他的畫時而狂野,線條粗曠,時而寫實,畫風細膩。

Art Institute 正好展出挪威畫家孟克的畫展,便就近去欣賞。展出以他畫作的主題而分類,很喜歡這樣的展場方式‧與其照著畫家的年表,不如以畫家創作的歷程為主,輔以影響畫家的其他畫作,更能呈現畫家在創作上的理念。

其中,展出主題, “Anxiety”,圍繞的就是以孟克最有名的畫作– “the Scream”為主。在孟克的眼中,人人似乎都成了兩眼直瞪,戴著面具的魑魅魍魎。用色上,則大膽地用上了綠、紅、橙、黃多種鮮明又相互矛盾的色彩。像極了梵谷的畫,孟克眼中的世界是多種色彩的衝突,而線條,則是不真實地扭曲。這樣的表現方式,呈現他如何透過他病的眼,來觀察這個世界,在孤獨的內心世界裡吶喊‧展出中,更比對了另一位風格相近的畫家,恩索爾(James Ensor,1860-1949), 在恩索爾 的 “Intrigue”中,那似笑非笑的人臉面具,更是寫盡了一個邊緣畫家,對他人無法認同自己的創作理念,深深的無奈與怨恨。

看完孟克的展覽後,心裡感受到孟克內心的無望與恐懼,是沉重多些。而不得不思考,追逐他心靈中的陰影,將他清醒的意志給吞噬掉的是何種力量。孟克曾經說過:「在我腐朽的身軀裡,是蘊含我的永恆的花朵。」 (From my rotting body, flowers shall grow and I am in them and that is eternity)。 這句話寫盡了,孟克一生疾病纏身,又如何由生理的病痛影響而衍生成心理的闇影,而又這份身心的折磨,終於在藝術中找到解脫與歸宿。

Rene Wang on #Chicago,

[Chicago] St. Paddy's Green

對於長久移居美國的愛爾蘭人來說,最重要的日子莫過於 St. Patrick’s Day。雖然說是最重要的日子,但其慶祝方式也不過是隨著傳統的愛爾蘭音樂,歡喜地跳舞唱歌後,喝個酩酊大醉。只是在芝加哥,除了醉地不醒人事之外,則多了一個特別的慶祝活動,那就是把芝加哥河染成代表性的綠色。

今年的St. Patrick’s Day,我有幸得以親見染成青綠的芝加哥河,在烈陽的照射下,頓時轉身為了一條波光粼粼的青河,蜿蜒地流進了熱鬧的芝加哥市區。活動當天,起了大早,從下榻的旅館,搭乘著電車到市中心。雖是一早,但是電車擠滿了要前往觀賞遊行和染河活動的人群,坐在我對面的一對日本夫妻,神情興奮地翻動著市區地圖和旅遊書,期待觀看染河典禮和遊行的興奮之情自是難掩。到了市中心,更是四處可見,一身用綠來點綴裝扮的觀賞染河典禮的群眾。這股綠熱潮,不僅在年輕人們中流行,連在娃娃車裡熟睡的小嬰兒也戴上了St. Paddy’s 象徵物綠色幸運草(shamrocks)的圍兜兜,甜美的夢裡可能有守護金子的小妖精手拉手快樂地唱歌跳舞吧。

染河活動從出海口開始,在橋下不時見到有遊艇和 kayak 在橋面下穿梭。個頭矮小的我,一直沒法看清典禮是怎麼開始的,可謂是一大憾事。只好沿著河走,發揮想像力,想像一開始是怎麼放置染料,又染料怎麼緩慢地將整條芝加哥河染成一條青絲綢,穿戴在芝加哥這座摩登的城市裡。在我憑著想像力,串聯起整個活動之際,遊行不知何時已經盛大地舉行,而我貪圖著青河的美麗與難得,悄悄地已和遊行擦肩而過了。唯獨這個騎士警察,像是要好意地提醒了我,我錯過的歡樂遊行,駐足在街角,讓一輛輛巴士汽車擦身而過。

而滿地的啤酒罐子和濃濃的酒味,則是歡宴之後真愛爾蘭人的證明。在橋頭相擁的綠色戀人們,曾在橋邊引頸企盼的綠色群眾們,在體驗一天愛爾蘭人的熱情後,都將回歸到自己的生活。而期盼著,明年的今天,和瘋狂的愛爾蘭人們再一乾而盡的暢飲著。

Prelude - 流浪的起點

“去芝加哥吧” 妳說

聽著巴哈無伴奏,很沒氣質的舔著 Haagen Daz 的巧克力雪糕
我已停在 El Paso 的加油站,想著我不到一半往芝加哥的旅程.

是的,我已在路上

“如果,人生有個目標,就會像去芝加哥一樣容易”
“就這樣一直往前衝吧!”

我停在中途加油,想著旅程的終點…

生命的限度,生命的涵量是囊括在那目標之內
若我停止不移動靜靜地待在車內,反覆聽著馬友友的巴哈無伴奏.那生命的極限是否也會停止推前?

時間,在巴哈的音樂裡,倒帶,迴轉,一再重複那孤獨的美妙…

只是,那生命的限度,那時間的流轉,即使我反覆聆聽無伴奏,我仍在時間的流裡浮沉…
如果,旅行最終是為了回家,那麼站在起點的我已遙望向最終的歸宿.在乎的不過是一段經過,一遭美麗的旅程.

雜記:
在 El Paso 加油站時,迎面走來一位戴著牛仔帽的非裔美籍先生,見我開車一臉兇狠貌,雙手護頭,故作害怕貌.不自主地因他頑皮的舉動笑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