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ngKong + Macau] "我要成為百萬富翁"之港澳趴趴走 - 穿越時光的長廊

“於是她拿出日記翻到地圖的部分。她從未去過澳洲或非洲,雖然在書上讀到過,卻從未見過金字塔或吳哥窟,從未搭過行駛於香港的九龍與維多利亞之間的天星小輪,也從未到加勒比海浮潛或坐在泰國的沙灘上。”

玩火的女孩(The Girl Who Played with Fire.) p78

Night at Victoria Harbour, A Symphony of Lights, HongKong
PS: 因為自己拍的實在不好看,所以搜尋的網頁,找到了這張圖。圖片原出處

天才電腦駭客莎蘭登 (Lisbeth Salander) 在玩火的女孩前半部裡,提及了穿梭在維多利亞港口的天星小輪不知道,後來依偎在船頭的她,是否也和我一樣,讚嘆著香江夜裡的華美和炫彩雖然是慕著香江美麗的夜景而來,這一天的旅程,卻意外地穿越了時光的長廊,而成為閱覽香港歲月演進的旅者。

皇后大道東

不似羅大佑歌中的皇后大道,氣憤填膺地埋怨諷刺當時香港的政治氣氛,在莊士敦道以南、堅尼地道以北,位處皇后大道東兩旁被稱為灣仔舊區的一帶,就像位在繁華時尚的台北卻獨樹一格的萬華地帶,集聚了純樸又別具特色的建築。好比是在灣仔區裡的藍屋,固執又搶眼的天空藍,馬上就能抓住你的視線。更別提拍賣魚肉蔬果的鄰家小市場,路口的小餐館,客人像在自家院子用餐般,坐在一張張折疊桌旁享用港式美食,以及像宣示房屋所有權一般將衣物晾掛在陽台上,住在灣仔區的香港小市民們,誠懇而又務實地過著自己的生活。而遠在幾條街之外,喧鬧繁華的金融商圈,起起落落的股價,就像是與自己毫無相關一般。這樣的氛圍,不知不覺讓我回憶起國中時代非常沉迷的港劇裡的香港。

From HongKong+Macau

就在我如數家珍地回憶起小時曾經迷戀的港星名稱,卻意外地在藍屋裡看到了”少林洪拳”的店家。而這家教授少林洪拳兼鐵打損傷的店名,還是由右到左來書寫,一整個就是復古到不行。雖然無緣見到這位武林高手林鎮顯先生,但是當場就對香港真是臥虎藏龍,四處伏藏高人的印象佩服的五體投地。
From HongKong+Macau

我要努力向上

隨後參觀了灣仔舊區,我又乘著內部鑲著木條的雙層的電車,在這個今古交錯,中西交融的城市裡閒晃。或許因為還是一早,又或許是聖誕節前夕的緣故,香港這個屬於遠東極為重要的金融城市,還像是還貪睡的孩子,不見商圈裡繁榮的脈動,卻迷濛著一股屬於海風的睡意。在上環下了車,決定要步行,目的地則是號稱世界最長的電扶梯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梯,附近用餐。先是在拍賣古董的荷里活街裡遊蕩,接著沿著孫中山小徑邊連想電影十月圍城的情節漫走,還非常好奇地參觀孫中山博物館,為了就是一賭國父先生的解剖學考卷仿品。幸好國父先生的考卷寫得井然有序,還畫上了人體詳細解說。身為偉人,當時的學業成績還要被拿來瞻仰,實在是太辛苦了 !(其實辛苦是為要服務像我這麼八卦的人吧 !)

中環至半山自動扶梯全長800米,足足要將近一公里全道乘完至少要20分鐘。在靠近中環一帶自動扶梯旁盡是時髦的酒吧和餐廳,偶爾穿插了公司大樓。直到靠近半山的扶梯段,才能見到公寓和普通住家。搭乘扶梯的人也可以分為行色匆匆的中環上班族,以及和我一樣抱著好奇心想知道到底是甚麼在這最長的電扶梯盡頭等著我,而努力往上搭乘的遊客。不過到達盡頭,就像下圖一般真是大失所望,本來以為會有一個紀念碑可供遊客拍照,回家可以吹噓自己征服了世界最長的電扶梯,卻只能發現施工中的馬路,和一塊路標標示半山的終點…


FromHongKong+Macau

香江晚點名

然而香港不僅只是擁有世界最長電扶梯美名的城市,更是擁有號稱世界三大夜景的維多利亞港。而每日晚上八時,持續十五分鐘,在這美麗的夜景為背景上演的幻彩詠香江[1]更是音樂和燈光的饗宴。因為去的當天是耶誕夜,維多利亞港兩岸的建築物,都掛上了聖誕的燈飾。有的化妝自己成為背著禮物的聖誕老公公,而有的則是偽裝成聖誕樹上的鈴鐺裝飾,分分秒秒地閃耀著不同的光芒。幻彩詠香江的開場是以介紹參與的建築物為主,就像是老師在替學生做晚點名被點到名的建築物,用頂樓配置好的探照燈或雷射光向著天空大肆表現一番。過了個人秀階段,整首燈光交響曲被拆成五個樂章 : 象徵蟄伏一天而終於在夜裡甦醒的 “Awenkening”,漸漸進入活力四射的 “Energy”,以及代表東方色彩的 “Heritage” 和與九龍半島合作的”Partner”,最後才由象徵希望及光明未來的 “Celebration” 謝幕。雖然是短短的15分鐘,卻能感覺到各個建築物要參與配合地如此洽當的不易之處,也不禁開始想替總是一支獨秀的台北101大樓設計一場要台北各個建築物配合才能演出的新年節目呀 !

節目結束後,我在人山人海的維多利亞港口裡推擠步行前進。隨處可以見詠唱詩歌,善報佳音的小團體們溫暖著過客的心靈。香港這個擁有現代和傳統,東西文化交錯的城市,卻能兼容並蓄地活著自在而不矛盾。我在這個燈光炫麗的夜裡,向波濤蕩漾的海洋,輕輕地許下我的願望:

但願我也能收拾起對過往無能為力的焦慮,自在而又不矛盾地活著自己的每一天。

延伸閱讀:
[1] 英文 Wiki, A Symphony of Lights

[Pound Cake] 我很醜,可是我很好吃

(“我很醜,可是我很好吃”的磅蛋糕原貌,由王氏家族美食雜誌特約攝影記者, aka 哥哥, 記錄攝影)

在小說巧克力情人中,身為么女的蒂塔將不能與心愛的人廝守的憂傷愁苦,化為成串的淚珠傾注在宴客的食物中,而當天的客人在享用蒂塔用悲傷的心情烹煮的食物時,不禁也都感受蒂塔的淒苦,而流下了感傷的眼淚。

善於將心情烹飪成美食的蒂塔,若是抱著睡意烘焙蛋糕,或許會造成不能挽回的悲劇吧。雖然不是蒂塔,但在松露玫瑰的網誌介紹下,一時衝動買下了”大師糕點”。而讓家人知道自己要開始烘焙的決心,就是一大早被挖起來,(帶著朦朧睡意)準備早先承諾要做的磅蛋糕。

磅蛋糕 (pound cake) 的名字取自於必須以1:1:1:1的比例來調配麵粉,奶油,蛋和糖。就是這樣,主要的原料們,誰也不搶戲地擔任磅蛋糕裡的元素,恰如其分的滋養蛋糕裡的風味。和電影”美味關係”(Julie & Julia)裡不盡相同的是,我無法感受大師的親臨指導,反而迷失在經過翻譯過後的大師食譜中。大師簡短的食譜中,出現了有如在意識流小說的句子,”將蛋白和一撮鹽打成非常立角狀的蛋白霜”。

(“好像有點立角狀”的蛋白霜原貌,由王氏家族美食雜誌特約攝影記者, aka 哥哥, 記錄攝影)

雖然不知道,我的蛋白霜是不是符合大師筆下”非常立角狀”的標準。總之,可能在”好像有點立角狀”境界的蛋白霜,並沒有讓我的第一個磅蛋糕失敗。在邊量著糖的重量,邊懷疑大師可能是螞蟻轉世,手忙腳亂地把麵糊團送進了烤箱。接著就讓奶油和著烘焙的香氣,滿溢著整個廚房,這樣的幸福,即使未曾嘗過一口蛋糕的家中小狗,Oreo,也忍不住在廚房流連。

抱著朦朧睡意完成的蛋糕,果然被烤箱裹上了夏日曬傷般的印記,成為了有點其貌不揚,帶著古銅色皮膚的磅蛋糕。至於重要的口味的評價,則分為常青組和壯年組,兩組意見:

常青組裡的媽媽: (拿起蛋糕) 啊~好像發糕喔!(咬了一口)好吃,可是有點甜!
常青組裡的爸爸: 嗯嗯嗯嗯….(忙著享用蛋糕而不能發表意見)
壯年組裡的哥哥:不會呀!一點都不甜!(說著就再拿了第二塊)
壯年組裡的妹妹:好像有點甜…(說完又繼續拿了第二塊)
寵物組的 Oreo 因為不能參與品嘗,只好在家中地板上努力尋找蛋糕屑。

(“我很醜,可是我很好吃”的磅蛋糕橫切面,由王氏家族美食雜誌特約攝影記者, aka 哥哥, 記錄攝影)

總之,我的第一個磅蛋糕,有著”我很醜,可是我很好吃”的心聲,就像所有想要帶給享用的人幸福感覺的蛋糕,雖然不完美,但是這樣誠摯地希望著。

Rene Wang on #cook,

[Mi Español Clase] Me Gusta Estudiar Español

(¡Adiós! Farewell! 再會啦! 初級班的 Book 1!
順便感謝家中忠狗 Oreo 動人的演出!)

C曾講過,在看到兩人進行英文對話時,總會讓她想到托福光碟中的場景。而目前正在學習韓文的她,卻像是被溫暖的愛情所擁抱一般。未能被韓文中愛情氛圍包圍的我,反而琢磨起西班牙文,和艱難文法一起陪伴著我的是 — 足球,阿莫多瓦(Pedro Almodóvar)和”哈哈哈”的西班牙文課。

當一般的女孩,流連在百貨公司的時尚服飾店,精心挑選當季新潮流行的衣裝,平日不修邊幅的我,卻會衝進足球俱樂部的專賣店,購買印有”皇家馬德里” (Real Madrid),不怎麼具有時尚風的圍巾和球衣。雖然對路上行人偶爾”這個女人似乎缺少一些女人味”的評頭論足感到些微的抱歉,但卻仍舊我行我素地暗自發誓,總有一天要能聽懂球賽中,西班牙文球評在進球時中氣十足地大喊:

“g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al!!!!”

以外的評論。

而阿莫多瓦介入我的西班牙文世界,就像他在西班牙的電影界地位一般不可分割。在機場聽到用西班牙文展開的對話,讓我回憶起阿莫多瓦電影裡的女性角色,總是絮絮叨叨像是家常便話般談著自己受盡委屈的人生。我最喜愛的一部作品,”悄悄告訴她” (Talk to Her/Hable con Ella),在片中更是穿插由古巴樂手 Caetano Veloso 改編自墨西哥歌謠的鴿子之歌(cucurrucucu paloma)[註1],宛如流放詩人聶魯達筆下的詩意盡情在歌中流瀉,西班牙文的美麗在歌中與阿莫多瓦的影像結合,既是哀愁呢喃,亦是惆悵深嘆。

雖然在目前的科學文獻中,或許缺乏因為學習另一種語言而徹底改變人生這樣的劇烈的例子。但在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註2]卻也指出人類不會因為母語文法上的限制,而無法體會了解”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Eat, Pray, Love)裡意大利文中”Bel far niente”(無所事事之美)的境界。文法對於語言的束縛,就像英國紳士總要盛裝出席下午茶聚會,習慣從小生長在具有陰性和陽性詞性的言語裡,在言談之間免不了多透露了些訊息。比如說,談到昨晚的去向,中國男人可能輕描淡寫地講:”和同伴聊了一個晚上”。西班牙男人卻不由自主地說:”Hablé con mi compañera toda la noche.” 無意中就講出了陰性的同伴用法,透露了和女同伴共度一晚的外遇先機。

當然,未能讓想要偷情的西班牙男人得逞的語言,也不會是全然構成”哈哈哈”的西班牙文課全部要素。記得,多年前曾學習德文的妹妹,相當欣羨的告訴我,當身處德文課與拗口的德文發音艱苦奮戰時,隔壁西班牙文教室總是傳來一陣又一陣爽朗的笑聲。當時聽來,也是”哈哈哈”的不以為意,甚至覺得怎會有講來這麼快樂的語言呢?等到自己上了西班牙文課,課堂上”哈哈哈”的情況也不少,不過通常是在與同學練習剛學到的句型對話時:

(情境: 用剛會用的西班牙文進行電話對話)
R: “¿Digame?” (請說?)
S: “¿Esta Rene?” (Rene 在嗎?)
R:”Si, Soy Yo.”(是,我是)
(接下來一陣沉默…..)
S:(轉換成中文)怎麼辦接下來還沒教到…
(兩人開始不好意思的哈哈大笑)
R:”那就 Adiós (再見) 吧! “
S: “Adiós~”

即使在初級班上演著史上最短的電話對話,也不阻撓隔壁中級班傳來撼動教室的如雷笑聲,不禁要讓人懷疑,西班牙文難道是會讓人愈學愈感到歡樂的語言嗎?雖然不抱有因為學習西班牙文,而從此改頭換面成為擁有積極樂觀的人生。目前的我,就像電影裡”Shall We Dance?”李察吉爾(Richard Gere)飾演的 John,一開始因為珍妮佛羅佩斯(Jennifer Lopez)飾演的 Paulina 在舞蹈教室窗口憂鬱而美麗的臉,而報名了跳舞課,卻在學習中俯拾了更大的樂趣。

所以當老師是正統的馬德里人,上西班牙文課的情形是怎麼樣的呢?結果是要經常忍受老師講中文時調音。有一次,我的西班牙文老師,Profesor J,要用中文解釋”lógica”的意思,先是講”囉及”,後來自己想想不對,又試著講”裸機”,”羅紀”,”囉機”。最後大家聽到快哭笑不得,只好試著糾正他:

“邏輯”。

但,Profesor J 也是有扳回一成的時候,當同學們在課堂上一個個練習時,一位女同學一個不小心把”¡Que Hambre Tengo!”(我很餓)念成了 “¡Que Hombre Tengo!”(我想要男人)。只見 Profesor J 略感抱歉,又愛莫能助地笑著糾正她:”你想要男人呀?”

有一位能夠用比較中文的方式來教導西班牙文的老師已經很難得了。比如說,Profesor J 在教我們 “我喜歡 xxx”的句型時,就會告訴我們,在西班牙文其實是”xxx給我喜歡的感覺”(聽到這裡,就更喜歡西班牙文了 ! 還真是個不強調自我的語言呀 !),所以xxx才是句子的主詞,除了要加上”我”的受詞代名詞 Me,喜歡的動詞變化(Gusta,Gustan) 也必須跟著喜歡的名詞(單,複數)來做變動。

雖然,目前已經為了要記憶名詞的陰陽性,以及因為詞性不同,定冠詞和形容詞的變化,而弄得七葷八素。未來,正式跟動詞變化交手時,才會真正身處在阿鼻地獄中吧。但即使如此,對於會把標點符號顛倒放的語言,還是很想大聲的說 :

¡ Me Gusta Estudiar Español !”
” I Like to Study Spanish!”

(噹噹噹!終於我也要邁向愈來愈歡樂的中級班 Book 2 囉!
背景是在吳哥窟拍攝到的耶穌光!)

[註1] 因為太喜歡這首歌了,特別收了連結。有興趣的人可以聽聽看囉! Follow Me To 天籟美聲!

[註2] “Does Your Language Shape How You Think?” 這篇文章相當有趣,一開始先對 Benjamin Lee Whorf 所提出的母語限制人了解文法中缺乏的關念進行反駁,文中更舉了不少的例子,語言的結構卻也能深植超乎表達的能力。其中對同身為路癡的我感到不可思議的,應該是文中提到澳洲土著 Guugu Yimithirr 的語言中是利用東西南北這樣的絕對方位來表達自己的位置,而不是我們一般在語言用的前後左右相對方位。而說這種土著語言的好處,就是大為減低迷路的能力。是不是很神奇呢? :D

[Allegretto] 寒夜裡的小快板幻想曲

From HongKong+Macau

(X’mas tree in Central (中環), HongKong)

本應在電腦前正襟危坐研讀的我,不敵這幾天被寒流入侵的台北天氣,反而抱著我的小筆電,蜷曲在溫暖厚重的被窩裡,伴著我的除了因為冰冷總是濕濕的鼻頭,則是海飛茲用絕妙的技巧演奏聖桑的哈瓦那斯舞曲(Havanaise)。在婉轉的曲調,輕快的節奏引誘下,心思不禁飛到他處 …

長年待在四季如夏的夏威夷的 T ,可能正在家中努力地張嘴練習如何吐出又白又濃的煙霧,明日午餐聚會時,好表演冬天才有的老菸槍絕技。
宣告要整天待在被窩裡工作的 J ,或許仍舊不曾脫離被窩和工作,這樣的生活應該會持續到寒流結束。
目前正展開日本新生活,第一次體驗雪地生活的 W,應該沐浴在輕輕飄落的雪花裡,讓溫泉的熱氣和濃醇的清酒,著實烘暖了身體。
仍舊待在聖路易斯,接手我的小紅車的不知名同學,一早起床可能只想嘆氣,老天花了一夜努力落下的積雪,早已將小紅車蓋上了厚厚的白毯,要讓小紅車重見天日,可得花上不少的功夫清理了。
而待在白雪皚皚的新墨西哥州的 Y ,或許正一邊追逐著雪地裡黃鼠狼和松鼠的腳印,一邊保持著身體的溫暖。
就在北半球一陣冰天雪地之際,目前旅居在澳洲的A,可能正在南半球的熱情沙灘上,享受夏日的海風哪!

這種天氣,連紅紅的冬日都不願露臉,現實生活裡缺少霍爾移動城堡裡的火惡魔卡西法,冬天的正常生活只想停擺。就算憂鬱,變得難過地想哭泣,眼淚也會變成冰柱,最後不得不用幻想的熱度將之融化吧!

輕輕哼著我隨口編出的寒夜裡的小快板幻想曲,冬天的生活也像踏著小快步,輕盈地往前躍進。

Rene Wang on #life,

[HongKong + Macau] "我要成為百萬富翁"之港澳趴趴走 - 賽馬全紀錄

自以為製造緊張感的前情提要:

出發前,在我的大肆宣傳下,在香港的第一晚,便要前往香港快活地的賽馬場,經歷我人生第一場賽馬賭局,立即收到同事和親友熱切的回應 :

W小姐: 要選騎師姓巫?! (因為有變魔術的感覺…)
N同事: 要選了名字聽起來很威風的馬??!
妹妹: 要選長得很有喜感的馬????!

於是帶著很不專業的智囊團意見
我搭上了盈滿愛與勇氣的班機,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展開了我百萬富翁之旅的第一天。

The entrance leading to my millionaire dream, Happy Valley Racecourse, HongKong

From HongKong+Macau

Step 1 : 下注 (Betting)

和我旅館所在的旺角川流熙攘的街頭不同的,香港快活地的賽馬場座落在夜裡相當僻靜的銅鑼灣。擁有約莫五到六個足球場大的賽馬場,不僅容納了數千位香港當地小市民發財夢,更以通明的燈火迎送著抱著玩票性質的富豪新貴。我,一個懷抱著百萬夢想的遊客,在偌大的賽馬場裡卻忙按快門,有點手足無措地,穿梭在神情專注研究著馬經的職業賭徒間。一場賽事剛結束,甫獲得冠軍的騎師和馬匹正繞場接受群眾的歡呼,而準備再捲土重來的賭徒們,正摩拳擦掌的準備下一場賽事。我胡亂地走著,竟也讓我走進了投注大廳,想起我智囊團的建議,看著螢幕上下一場比賽的名單,尋找著能完成我百萬夢想的馬匹。

From 粗枝大葉

賭法總共有三種 : 獨贏,連贏和位置。獨贏當然是選擇當場比賽第一名的馬匹下注,據說能贏錢的機會相當小,但贏得的彩金卻也是最高的。連贏和位置,只要所選擇的兩匹馬能在比賽中獲得前兩名和前三名,就能贏得彩金。傳說中會指導人下注的馬場服務人員,並沒來理睬我,於是我遵循著看板的連贏範例,選了我自認為名字很響亮的1號馬(光輝出擊)和9號馬(同心威駿)。
From 粗枝大葉

到窗口交了賭金,正準備興沖沖到賽馬場,居然讓我發現我下注的九號馬正是這場的熱門馬,更讓我對贏錢信心百倍。和剛入場的徬徨不同,就像隻趾高氣昂的小公雞,信心滿滿的走進賽馬場,等待賽事進行。
From 粗枝大葉

Step 2: 祈禱 (Keep fingers crossed …)

回到場邊,趕緊替自己選了一個相當接近跑道的位置,好捕捉激烈的賽事。等待沒幾分鐘,便鈴聲大作,比賽宣告正式開始 ! 可惜賽馬場真是太大了,在自己所在的地方可說是一點動靜都沒有,只好看著場邊的大螢幕,轉播目前賽事進行的狀況。想不到,在開跑的最初,我下注的九號就一馬當先呢~

From HongKong+Macau

難掩興奮之餘,居然就遠遠地見到小小的馬匹們朝著我站的方向奔來 ….
在我還來不及大喊 “九號!!加油!! ” 很快又遠遠地把我丟在後頭…
但賽事的緊張,可以從下面的照片看出,幾乎是一場不分軒輊的比賽呀~

From HongKong+Macau

Step 3: 揭曉 (The winner is…)

在我鋪陳這麼長的前情,培養這麼久的緊張氣氛,比賽真的不到兩分鐘就結束了。噹噹噹,比賽結果就在大螢幕上揭曉了:

From 粗枝大葉

看到結果,只能很無語的望著蒼天,很怨嘆的問著:

“我有沒有這麼倒楣呀?! 為什麼大家看好的熱門馬,被我下注之後居然可以跑成這樣?!”

沒有進前三名就算了,還被身旁的十號超越了。九號的”同心威駿”原來也只有開始幾秒鐘威猛而已。更別提一號的”光輝出擊”了,連小小的火花都沒出現過,一整個就是來陪跑的份哪!

所以我的百萬夢想,就在第一天受到不小的打擊,只能告別讓我夢碎之地,繼續著我的旅程…

From HongKong+Macau

在臨走之前,我用顫抖的手拍下了,帶走我賭金的冠軍馬和騎師的身影…
(The look of the horse and jockey who took my dream away, Happy Valley, HongKong)

[HongKong + Macau] "我要成為百萬富翁"之港澳趴趴走

From HongKong+Macau

Night at Victoria Harbour, HongKong

這次的港澳行,就像是少不經事的少女在一場魯莽的歡愉後的產物。事情的原委要先追溯到,如同聖誕老公公的 team leader 在十一月底先提前送來假期大放送的禮物。雖說是大放送,其實也只是多出兩天的假期。但對於這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也就很理所當然的幻想著一場居住在豪華飯店,來往禮車接送的濃縮版聖誕假期。但,因為口袋畢竟不夠深,豪華飯店變成了 Hostel 式的賓館,加長型禮車卻成了雙層大巴,這番被現實打擊的辛酸,不由得激起了身為賭徒的一分鬥志,於是就訂下了”我要成為百萬富翁”的旅行目標,堅定(又魯莽?)地向著香港賽馬場,澳門賭場前進 …

2010-12-23
搭乘國泰航空,15:10pm 台北起飛,14:40pm 到達香港。夜宿龍群賓館。

行程銅鑼灣夜行: 香港跑馬地→時代廣場

2010-12-24 人山人海之香港平安夜。夜宿龍群賓館。
行程香江浮光掠影:灣仔金紫荊廣場灣仔舊區中環至半山扶梯石板街太平山頂→幻彩詠香江→夜遊維多利亞港和尖沙嘴

2010-12-25 早上搭乘七點的金光飛航前往澳門,繼續人山人海之澳門聖誕節,晚上九點的船回香港。夜宿龍群賓館。
行程澳門走馬看花: 澳門歷史城區龍環葡韻住宅博物館官也街威尼斯人酒店/賭場→漁人碼頭

2010-12-26 睡到自然醒。12:45 pm 香港起飛,16:55pm 到達台北。

From 粗枝大葉

和我同行的撒魯先生,在香港跑馬地賽馬場與我的百萬馬票合照

[Design] 跳出傳統思考的框架

(Original Photo is from freshome.com -
Creative Café Design Inspired by a Library in New York)

當天花板不再是天花板,當地板儘是書櫃,而地板變成了牆壁,視覺的創意便到處流瀉在這個紐約的小咖啡館裡。照片上是紐約在麥迪遜大道上的一家咖啡館,由 Nema 工作坊設計這樣猶如在顛覆空間裡的小圖書館。Nema 工作坊是由一群不受傳統約束的建築師和設計師,願意跳出傳統思考的框架,在不觸及文化和社會的禁忌下,大膽地挑戰視覺的極限。而這間小咖啡館, D’Espresso, 的設計概念,則來自於布萊恩公園圖書館(Bryant Park Library),為了達到將圖書館的概念旋轉 90度的效果,Nema 將書架上圖書的照片映在磁磚上,再進行附貼的工作,而就是現在照片所見到的樣子。如果,有空到紐約市觀光,你可能想要參觀一下這間小咖啡館,享受一下武俠小說裡飛簷走壁的感覺。

創意可以跳脫傳統,也可以延伸。厭倦了從Ikea 買來的傢俱,總是如出一轍的樣式和顏色嗎? 渴望擁有屬於自己個性傢俱,創造出自我的藝術空間嗎?下面的一組照片,則是Mykea 的創意傑作。傳統的思維裡,我們將家具視為擺設的一部分,很少將之視為藝術品的一部分,甚至於和房間作融合,成為同一個主題的創作。Mykea 則實現這個創作理念,將你在 Ikea 購買到看來平樸無實的傢俱,像刺上個性的刺青一般,繪上了代表性的圖騰和主題式的藝術畫作。Mykea 的標語便是”say NO to NAKED Furniture “(向光溜溜的傢俱說不!)。所以,Mykea 網站給予客戶相當多的自由客製自己的 Ikea 傢俱,除了可以選擇既有的設計外,更可以上傳自己的圖案,你可以對自己呆板像是沒穿上漂亮衣服的傢俱做任何的事除了保持原狀。此時,換上時髦新裝的傢俱,不再只有功能性的面向,而就像是網站的名字,可以大聲的向拜訪家裡的客人呼喊,這可是屬於我個人獨一無二的 Ikea 傢俱。

而傢俱,不再只是傢具而已,更包括了自我個性的延伸,扮演著個人設計的意念。

(Original Photos are from Furniture Fashion – Mykea Customizes Your IKEA Furniture)
延伸閱讀:
Mr. 6, MYKEA號召網友自製美皮,透過IKEA家具建立的全球標準尺寸賣全球

[The Old Times] 斷了音訊的琴絃

Sunday, April 13, 2008, 8:00pm

“Leonard Slatkin & Friends”
Sheldon Concert Hall
St. Louis, Missouri

Michel Camilo, piano
David Halen, violin

Peng Peng Gong, piano
Sylvia McNair, sopranoEdgar Meyer, double bass
Celebration of Classic 99 Radio

這場2008年在聖路易斯(St. Louis)的音樂會,可能是目前我參加最有趣的一場了,因為第一個表演的年輕鋼琴家 Peng Peng,甫表演結束,就把鋼琴的琴絃給彈斷了。那,倒底這場音樂會發生了甚麼事情呢 ? 就讓我用我有限的記憶,為大家介紹相當模糊的來龍去脈吧!

時光就要追溯到2008的四月,我還在聖路易斯當一個不稱職的學生時,在聽了 Michel Camilo 和佛朗明哥吉他手Tomatito 合錄的 Spain 專輯 (YouTube 連結)[註],便相當著迷 Michel Camilo 這個拉丁爵士鋼琴家,在廣播上聽到了Camilo為了要慶祝古典廣播台(Classic 99)的生日,受邀到聖路易斯來演奏,經過一番窮學生戲劇化的掙扎後,就買下了音樂會的票。

當初演出的順序,Peng Peng 是排定第一位,Camilo則是最後一位出場,而女高音 Sylvia McNair則是排定在Camilo之前。就在我們欣賞著台前的McNair美妙的歌喉,獻唱一曲又一曲,McNair突然停下,有人上台向McNair耳語幾句之後,McNair便拿起麥克風對著聽眾們發佈訊息:

“請問某某鋼琴調音師在座嗎?我被告知,我們的鋼琴被Peng Peng彈斷了琴絃…”

於是,身穿小禮服的調音師,只好在大庭廣眾之下,從聽眾席走向舞台,為大家即興表演了拯救鋼琴的曲碼。雖然是超時加班,但在最後任務完成之際,也贏得了滿場的歡呼,而讓大家期待已久的Camilo得已上場演出。

已經記不得,Camilo彈了甚麼曲目,只記得他接受 Slatkin 訪問時靦腆的笑容,和盡情忘我地在鋼琴上彈奏的姿態 (因為他如此投入的彈奏,在聽眾席的我們又不禁為鋼琴捏一把冷汗)。出了音樂會的時候,心裡是恬靜又滿足,天空還飄著四月的小雪,輕輕地融化在我的肩頭。而隨風飄盪的雪花,好似 Camilo 的音符不曾停歇,仍然在我的心裡反覆的彈奏著。

有時候,覺得自己三十歲前的人生就像一台被過度彈奏的鋼琴,愈是努力想彈奏出自己的音符,愈是發覺奏出的旋律盡是模仿他人的曲調,最後因為缺乏細心的保養,而致使琴絃崩斷,再也無法出場進行一場完美的演出。而回憶,就像一幅幅印象派的畫,沉靜又無語地靜躺在思念的海,蘊含著將自己淹沒的力量,就等著浪潮洶湧的那一刻,將自己全然的吞噬。

琴絃可以修復,然而與過去卻斷了音訊。偶然想起,就像這樣,除了回憶和微笑,一點兒也不剩了。

註 : 這張專輯因為太賣座了!六年後,兩人又合作出了”Spain Again”。台灣翻成夢迴西班牙,詳情請看博客來連結

[Vincere] 獨裁者身後的女人

(Original photo from movie Vincere)
Vincere,在義大利文中有征服,勝利的意思。在宛如史詩鉅片,Vincere 誠如台譯的片名,由”墨索里尼的情人”,來側寫義大利獨裁者墨索里尼 (Mussolini) 的崛起和得權。本片的格局不小,導演企圖呈現一次到二次大戰時期的義大利,並穿插著當時戰爭的宣傳短片,來描寫動盪不安的政治局勢。如果抱持著一場大時代的愛情悲劇來看這部片,可能會造成錯誤的期待。這部片有的只是被政治犧牲的小人物的悲哀,他們最無聲的吶喊和控訴。

本片一開始,則是年輕的墨索里尼想要說服群眾,上帝不存在的事實。狂妄的他,和群眾借了一隻懷錶,並宣稱若上帝在五分鐘內不取走他的性命,便證明了上帝不存在。而正當群眾對於墨索里尼的狂妄的言詞一片譁然,在席間的 Ida Dasler 卻向這位年輕的政治家投以愛慕的眼光。若說每位成功的男人背後都有個默默付出的女人,Ida 和墨索里尼的第一次相遇或許就註定了 Ida 要毫無保留的付出,以及終其一生如同鬼魅一般追逐著這位獨裁者的身影而活。

電影的前半段,忠實又赤裸地呈現兩人對權力的想像而轉為愛情的炙熱慾望。年輕的墨索里尼對未來空有夢想,志向和抱負卻不得伸展。而 Ida 總是痴情又陶醉地傾聽她的情人熱誠卻又偏激的演說,甚至變賣了所有家產,只為了能幫墨索里尼創立一家報社。而兩人看似完美融和,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愛情,卻在 Ida 懷了墨索里尼的兒子,以及墨索里尼從軍負傷後發生劇變。

電影的後半段,則是描述 Ida 如何為了維護她身為第一任妻子的名份而奮戰。因為戰功逐漸得勢的墨索里尼,其實在和 Ida 交往期間,就和另一名女子 Rachele Guidi 交往結婚並育有一女。雖然,Ida 堅稱她也是經過法律程序的合法妻子,但當時政治理念轉為法西斯的墨索里尼,需要在他身邊的是傳統法西斯妻子的形象,而默默忍受墨索里尼眾多情婦的 Rachele 最是符合[註]。不停地寫信向教宗,地方單位陳情的 Ida 母子,先是遭到嚴格的監視,最後 Ida 被法西斯掌權的政府送到精神病院,孩子也交付孤兒院收養,並強迫不得用墨索里尼為他的姓氏,望著他的生父的銅像被當成神明一般崇拜,自己卻只能是個雜種般地活著。電影的結尾,Ida沒能親眼見到法西斯政權的衰敗便死在院中,而 Ida 的孩子一樣被送到精神病院,以26歲的年紀也在院裡過逝。

一開始,非常不能理解 Ida 對墨索里尼的迷戀。甚至,被送進精神病院的她,還要辯稱這是墨索里尼對她忠心的考驗。而且這還不是 Ida 個人的現象,電影中院裡的修女甚至責備 Ida 太過貪心,許多女子都夢想能和偉大的元首墨索里尼發生關係,她至少擁有美好的回憶。那時代的女人,或許受限於傳統的角色,自我的價值似乎都建築在男人上,而Ida 的抗爭在我看來就像只為了成為他合法的妻子,享有元首夫人的榮耀和特權。但隨著 Ida 的抗爭愈來愈絕望,甚至只為了請求見自己的孩子一面,每一次 Ida 絕望地陳述她所知道的事實,每一次被院方一概否認這些確真萬切發生在她身上的事實,我便深深感受和政治相衝突的真實,只能被壓抑和沉默的悲哀。Ida 或許能理解政治正確的立場該怎麼做,但她就是不能明白,真實為什麼不能再被提及,屬於她的聲音只能沉默。

整部片我最喜愛的一幕,就是在大雪紛飛的夜晚,Ida 攀著院房的欄杆,在高處灑落著一張張信紙,上頭寫著沒有人願意傾聽也沒有人勇敢相信的事實。她無助地在柵欄後伸出手來,就像是本能般地讓信紙從手中滑落,受盡折磨的臉龐裡的眼神卻是無望的空洞,彷彿在控訴著,獨裁者身後的女人,沒有自己的聲音,只能像鬼魅一般缺乏真實地活著。

(Original photo from movie Vincere)
[註]另外的一個說法,在電影中沒有被詮釋,則是遭到墨索里尼拋棄的 Ida,為了報復,便將墨索里尼在一次世界大戰期間收賄而鼓吹戰爭的立場公諸於世,因此而遭到打壓。
Rene Wang on #movie,

[We are EOD] Lunch Buddies' Follow-Up!

(My Lunch Buddies is UPGRADING!
A screenshot for EOD Party on Facebook)
還記得我可愛的 Lunch Buddies 嗎? 最近他們在 Facebook 上正式 Upgrade 成 International EOD 1.0 版了。在那之前,可還是走鄉土路線的”xxx午餐團”。聽不懂我在講什麼 ? 那你可能不是軟體人圈子,或者尚未受軟體業的工作環境荼毒太深 ,在這個工作環境混了有些時日之後,會漸漸地將工作的習慣和生活混合在一起,而成為獨特的 ITL (Information Technology Life),而通常已經進入這個境界的人,具有下列兩項特點 :

1. 永遠轟炸不停的縮寫(Acronym): 我們工作上最常見到的就是隨處可見的縮寫,一個工作上最常發生的場景,可能是我們的經理寄了一封Email,叮嚀我們要將執行過的測試在資料庫上留下紀錄。這封Email 可能是這樣寫的 :

“SQA們, 請不要忘記在 TTT 上,開ER,若是APAR,別忘了附上RCA,還有 bugzilla 上的 ODC別忘記也要正確填寫囉!”

這一封本來傳遞工作內容親切的小叮嚀,頓時宛如被軍事密碼加密過的文件,恐怕非得是工作圈內的人才能解讀。就算是喝咖啡,在Messenger上的對話也可能搞得像詹姆士龐德想向外求救般複雜:

A: 現在有空嗎?一起去喝咖啡吧?
B: 現在在忙,等到有空的時候,再 ST你. TTYL.
A: NP!

關於縮寫,在生活上最近的應用就是我的 Lunch Buddies 在 Facebook上開了一個叫做 Eat or Die Party的群組。一看改了群組名字的 N 同事,就很興奮的回著”We are EOD!” (EOD = Eat Or Die)。

2. 開始講只有圈內人了解的冷笑話(Inside Joke): 過了被縮寫轟炸的階段,第二個階段則是開始講一些跟工作有關的笑話。比如說,同事 W 小姐,有次抱怨自己瘦不下來,便嚷著要找 Developer 開自己身材的 Bug,要 Developer Fix 她的身材問題,身為最佳損友的我,就調侃她 :

“別費心啦! 你開了Bug, Developer也是 Won’t Fix,因為 Work as Design “

而若你老是有忘東忘西的壞毛病,我們這群人管那叫 “Memory Leak”。對於我老人家,最常見的問候語就是”妳 Memory Leak 的情況很嚴重喔! 需要加購記憶體嗎?”。當然,我們也會把日常生活用語帶到自己的工作上。比如說,我就曾經使用過一套軟體,理應要自動執行完成 GUI (Graphic User Interface) 的測試,可是這套”自我感覺良好”的軟體,總以為自己已經完美的執行所有要求的自動化步驟,明明在眾人眼中少了幾個步驟,卻還要回報成功。而,在程式測試中,發現有疑似 bug 的發生,卻無法重新建立犯罪現場,我們則常會說那是”智慧型犯罪”。

最高的境界,可能就是引經據典了,我曾收到一封離職而寄出去的 Farewell Email,標題就是 “So Long and Thanks for all the fish!” [註]這句話的出處,就是被許多宅男宅女奉為圭臬的科幻小說”銀河便車指南”(The hitchhiker’s Guide to the Galaxy),這部小說在英國受歡迎的程度,不僅被改編成廣播劇,還被翻拍成電影。在銀河便車指南裡,地球因為座落在銀河快捷道路的施工預定地上,而不得不被鏟除。地球上第二聰明的海豚,早就知道了這個消息,企圖想要警告人類,人類卻誤以為海豚在跳躍表演,反而贈予了更多的魚給海豚。在地球的最後一日,海豚就把這句話獻給了全人類 (所以,這位要離職的老兄是在暗示什麼嗎?)

總之,我不知不覺地就具備了上述所提到的條件,過著我名副其實的 ITL。

[註] 這句話還有自己的歌呢!超可愛的,請看 YouTube 連結

Rene Wang on #lif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