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chid Island] 擁抱那一片湛藍 - 蘭嶼哇哇哇

(等著出航的拼板舟,蘭嶼)

擁有著湛藍的晴空,深邃的大海。男人們穿著傳統丁字褲,幾乎要光著屁股的坐在岩岸邊向著因為天熱而光著身子的孩童們講述族裡流傳的故事。女人們則身戴著由貝殼編織而成的首飾,手牽著手,圍成了一圈,舞動著長髮,跳著傳統的舞蹈來慶祝一年的豐收。紅紅的落日在天際,穿透過雲層灑落的橘黃色的耶穌光,照在躍出海面飛揚的飛魚身上,閃亮的魚鱗輝映著落日的餘暉,形成一幅祥和又恬靜的構圖。在出發前,關於蘭嶼的想像就是無法停歇。就是想要擁抱著南島的藍天白雲,就是想要悠游在廣闊的碧海之中。可惜,天公不作美,這次到蘭嶼遊玩,除了到達蘭嶼的第一天和臨別的最後一天,天空是想像中的澄澈外,其餘的時間都是厚重的雲層伴隨著午後的雷雨。即使如此,在蘭嶼的這幾天,仍然有些時刻想要發自內心驚訝大聲地”哇”的大叫,而就是這樣的時分,構成了這趟美妙的蘭嶼哇哇哇之旅。

Read more…

[Window Zoo] 就在窗外的動物星球頻道

(決定以窗台築巢的白頭翁)
在這個滿是鋼筋水泥的城市,見到野生的小鳥築巢可說是一個非常難得的經驗。大半的時候,多是看著滑翔在天空中的燕子,將就在騎樓的屋簷下築起育兒的窩巢來。仰望著屋簷,看著穿梭的燕子父母,雖然進進出出(可口的?)燕窩,卻始終無緣見到剛出生的小燕子。想要近距離的觀賞野生的雛鳥啁啾,大概只有在電視上的動物星球頻道才能觀賞的到吧 ! 可是這樣的事,居然突然就發生在我們家窗外的盆栽。哥哥房間外一株幸運竹,最近就突然發現有一對白頭翁夫婦前來築巢。

Read more…

Rene Wang on #life,

[Copa del Rey] 拉莫斯風潮

(皇家馬德里後衞拉莫斯和門將卡西亞斯與即將遭遇不幸的國王盃獎盃合影)
如果苦苦等了三年的獎盃,卻在慶祝的當晚被遭到大巴士輾過的悲慘命運,辛苦贏得獎盃的球員們不知道該作何感想呀 !

這樣的事情就活生生地發生在西班牙足球俱樂部皇家馬德里身上。在西班牙的足球世界裡,因為歷史和文化的關係,主要有兩家超級俱樂部在西班牙甲級聯賽上相互抗衡。其中一支是處在加泰隆尼亞民族的核心城市巴塞隆納組成的巴塞隆納俱樂部(FC Barcelona),而另一支勁旅與巴塞隆納不相上下的則是以首都馬德里為首的皇家馬德里(Real Madrid)。雖然說不相上下,近年來皇家馬德里因為管理內部的衝突,以及頻換教頭的影響,導致球員間的磨合不夠,縱使有眾多的明星球員,卻已有三年與任何的冠軍獎盃無緣了。更悲情的是,無緣捧獎盃就算了,還得眼巴巴的看著宿命的對手巴塞隆納一個一個獎盃的抱著回家。這種鬱悶的心情,也就這樣伴隨著我這個皇家馬德里球迷三年多了 !

Read more…

Rene Wang on #futbol,

[Taiwan] 貓之村

From HungTong 侯硐 2/7/2011
(發福的鞋貓?! Feed Me if you Dare!)

“不過其實那裡是貓的村子。太陽快下山的時候,很多貓就走過石橋來到村子裡。各種斑紋各種種類的貓。比普通的貓大很多,不過還是貓。”


村上春樹,1Q84
侯硐,平溪支線上的第二站,並不像村上春樹筆下的1Q84,是擁有著兩個月亮的世界。但是,因為常可見到數量不少的貓咪在村莊裡,恣意的打盹納涼,甚至於散步穿梭在樹蔭中,所以又被暱稱為貓村。這裡的貓咪們,即使少了電影史瑞克裡的鞋貓,穿著光亮的靴子,戴著圓圓的牛仔帽,手持長劍在村子裡行俠仗義 (?),每隻貓卻也不失自身的特色,有時慵懶的躺在陽光底下,擺出懶洋洋的陶醉表情,令人欣羨的又過了無所事事的一天。

Read more…

[Lost and Found] 路上撿到一隻貓

一開始是 J 的一個想要為家中的裝潢尋找創新的主意,於是就糾了幾個熱愛攝影的朋友們組成了小型的咖啡館外拍團,外拍團的宗旨便是要享受貧窮貴婦的美好下午茶時光 (應該只有我是抱持著這個想法… f^^”)。只是最近台北的天氣,不是轟然大雨,就是陰雨綿綿,一不小心 T 和 W 就犯了”下雨天無法出門”的病,結果只有勤快的 J 和我成行,看來要成為貴婦,還是需要一點勤奮的精神哪 !

而”貧窮貴婦的美好下午茶時光系列”的第一站,則是誤打誤撞的進到一間,位於台灣大學校園附近的一間咖啡館,名稱就叫做”路上撿到一隻貓”,就像一入門便可見到的黑板菜單上所寫的,這裡除了販售美味的飲品,或許也將寂寞特別調味,佐和了孤獨的滋味,悄悄地混入在咖啡酒精之中。

[Tiger Mother] 虎媽的戰歌 - 在通往屬於自己的道路上

Amy Chua with her daughters, Louisa and Sophia, at their home in New Haven, Conn.
(原圖出處: The Wall Stree Journal)

雖然網路上沸沸揚揚地討論是否東方父母的教育方式較為優越,但虎媽的戰歌(Battle Hymn of the Tiger Mother)這本書,在我讀來只是一個極度缺乏安全感,過度保護女兒的母親的回憶錄。書中最吸引我的不是虎媽如同集中營式的教育方式,而是虎媽和小女兒 LuLu 如何在衝突中,仍保有母女的情誼,以及虎媽的兩個女兒如何在高度的期盼下,仍能走出自己的道路來。

Read more…

Rene Wang on #Book,

[Ann-Sophine Mutter] 藍色的卡門幻想曲

(4/29/2011 國家音樂廳, 安‧蘇菲‧慕特小提琴獨奏會)
Ann Sophie-Mutter was signing my CD, Taipei National Concert Hall. 4/29/2011
當威廉王子和凱特王妃正在遙遠的英國倫敦舉行世紀的童話婚禮,我則在台北期待一位遠從德國遠道而來的貴賓登台演出,完成我一年前的夢想。話說一年之前的 4/14日,被稱為小提琴女神的安‧蘇菲‧慕特來台演出。演出的曲目是德弗札克:F小調小提琴浪漫曲,作品11 ( Dvorak: Romance in F minor, Op. 11) 和 德弗札克:A小調小提琴協奏曲,作品53 (Dvorak: Violin Concerto in A minor, Op. 53)。記得被稱為德弗札克的當夜,女神只出場下半場,留下了撼動人心,不禁落淚的琴音後就進行簽名會。而,當時還沉溺在意猶未盡的琴音的我,壓根沒有為簽名會做準備。從公司來到演奏會的現場,身上只有幾張公文紙和舒潔衛生紙,連拿出來的勇氣都沒有,最後只有像狗仔一般草草地用手機拍了女神的相片,就幽幽然抱著偌大的遺憾回家去了。

Read more…

Rene Wang on #concert,

[HongKong + Macau] "我要成為百萬富翁"之港澳趴趴走 - 向美味豬扒包前進

How sweet the moonlight sleeps upon this bank!
Here we will sit and let the sounds of music
Creep in our ears: soft stillness and the night
Become the touches of sweet harmony.

如此甜美的月光在河岸旁靜靜地睡去!
我們將會靜坐在此並讓美妙的音樂悄悄地在耳中流動:
輕柔的靜止而夜晚變成甜美的合奏

摘錄自威尼斯商人莎士比亞

(威尼斯人, 澳門)
From HongKong+Macau

2010-12-25 早上搭乘七點的金光飛航前往澳門。

Read more…

[Tower of Babel] 歡樂西班牙文課 - 混亂的巴別塔

不以言語取勝的 Oreo,最終還是以水汪汪的大眼,獲得她想要的食物呀!
(In this photo: 快變成西班牙文大使的家中小狗 Oreo)

歡樂西班牙文課的前情提要:Me Gusta Estudiar Español

上西班牙課的時候,需要將上課的同學們分組進行對話練習,經常有這樣的突發狀況,因為不知道某一個單詞的西班文怎麼講,而需要詢問正宗的西班牙人 Profesor J 。 雖然 Profesor J 的中文已經算是非常流利的,但是中文單詞經過西班牙人的腦袋,繞了一圈出來的解讀卻是一陣混亂。

比如說,當同學問到”貓空纜車”要怎麼翻譯成西班牙文時,聽到貓空兩個字的 Profesor J 卻一臉狐疑,操著外國腔的中文回答: “Moco?那不是感冒流鼻涕的東西嗎?” 當場有著美麗夜景,傳統茶館的貓空被狠狠地降級到與鼻涕同一層次了。

而中文的”打靶”,在Profesor J 的腦袋裡,最先跳出來的卻是西班牙的傳統美食 – Tapas! 讓人不禁想要問,”你餓了嗎?”

但是因為發音相近而造成混亂的巴別塔狀態[註],也不是只屬於不同語言才有的專利。有次同事 W 很興奮地問我要不要一起組團去看‘鯨鯊’。面對同事的邀約,本來應該要興奮,卻因為接近晚餐時間,滿腦子都是甜食的我,只能充滿疑惑的問道 :

“為什麼要組團去看‘金莎’呢? 便利商店裡不是就有了嗎?”

這樣混亂的巴別塔狀態,雖然不知道會不會隨著學習的語言變多,混亂指數而成非線性成長。但可以確定的是,千萬不要在肚子餓的時候,用自己的母語進行一場重思考的討論,不然對話很容易就流於雞同鴨講的狀況啦!

[註] 巴別塔 : 在聖經記載,因為人的貪婪想要建造一座高塔直達天庭,神不得不把高塔擊落,而讓人講不同的語言,彼此無法溝通,才不至於團結起來。

[Taiwan Expatriates] 站在 9又3/4月台上等待著

我的西班牙文目前就像這台卡在牆壁上的手推車,動彈不得呀! f^^”
(原圖出處: 尋找哈利波特通往魔法世界的9 3/4月台)

雖然我的英文不盡完美,西班牙文更是零零落落,但每當嘗試著用不屬於母語的語言表達的時候,總讓我有種在 9 又 3/4 月台等待的感覺 : 3/4 的我還佇立在母語中文的世界裡 ,毫無偏差地將想法精準的傳遞; 而1/4的我,卻一腳踏進了未知模糊的魔法世界,半探索地在有限的字彙裡尋找,能正確將咒語念出的魔法。

“如果不能在魔法世界裡,將咒語順利地念出,肯定是不能防禦自己抵抗黑魔法的!”

我想每個曾經在異鄉裡生活的遊子,都會有如此的感慨,當然這其中也包括了,在臺灣生活,努力學習著中文的異鄉人。


故事的最初,必須由我參加了 Taipei International Meetup 的 “Mandarin lessons @ Ni Hao Tour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