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stralia] 一個人和相機在南半球旅行 - Devonshire Tea

DSC02674
Bygone Beautys

午茶可說是英國飲食文化中最重要的一個環節。而深受英國殖民文化影響的澳洲,當然也不能免俗的將下午茶納為生活的一部分。而下午茶的種類又以繁簡的分別,除了在台灣大家所熟知,有三層華麗點心口味的英式下午茶(High Tea),和較為簡單的英式奶油茶(Cream Tea)。奶油茶點裡,沒有像英式下午茶般,呈上三層豐厚的點心,基本款就是兩個司康,果醬和美味的主角 – 濃縮奶油(clotted cream)。

Read more…

[Australia] 一個人和相機在南半球旅行 - 撒魯和小愣的藍山大冒險

DSC02625
傳說中的三姐妹石

雪梨近郊的藍山,有三個美麗的姐妹花,被邪惡的巫師變成了三塊巨石,需要王子的真愛之吻才能破除魔咒。聽說這則故事的撒魯先生,馬上在腦海出現擁抱著三位姊妹花的綺麗幻想:一位當作老婆,一位當作情人,一位則是管家。(小愣表示…)。事不容緩地馬上化身為解救公主的騎士,並帶上小愣當作僕人桑丘跳上廉價航空,飛往雪梨。(這是哪門子的王子呀?)

Read more…

[Taipei] 在下雨的台北午後,我想念...

DSC03398
愈夜愈美麗的,台北
Bios Monthly,看到網路作家孫志熙,一篇“這就是我狹隘的一切”裡的一句話:

“台北是一個每天都會遇到認識的人、但遇不到可以相愛之人的城市,而我不像你願意隨時奔跑離開,我活在不知道誰給的速限裡,這就是我步行可及狹隘的一切。”

回家的路上,我反覆咀嚼著這句話,彷彿要腦袋中的每個腦細胞都深刻地記住它。

Read more…

Rene Wang on #Taiwan,

[Photography] 美食攝影師的最後一道難題

DSC03430
騙人披薩(祕訣一, 新鮮的食材

歌劇杜蘭朵公主中,生性驕傲的公主出了三個難題給前來求婚的各國王子,其中最後一道難題,便是杜蘭朵公主的名字。而美食攝影師們,憑著對食物和攝影的熱情,為了精益求精,不知不覺就給自己設下了難解的難題,雖然我不是職業的美食攝影師,但也面臨了楚河難下的處境…

Read more…

Rene Wang on #Photos,

[Australia] 一個人和信用卡在南半球旅行 - 購物哪裡去

DSC02957
華麗的維多利亞女王購物中心(雪梨)
(咦,相機呢?)
遊,對於我來說是體驗另外一種生活的方式,是跳脫原本生活的窠臼和繁瑣,是逃離一成不變的單調生活。但是,這樣稍縱即逝的體驗,除了能用相機記錄旅途中的美麗,用信用卡買下代表異地特色的紀念品,也是一種為回憶打上印記的一種方式。(完全為自己喜愛購物找藉口…)戀物又愛吃的我,這次,到了墨爾本和雪梨,倒底買了什麼東西呢?

Read more…

[Australia] 一個人和相機在南半球旅行 - 城市印象雪梨

DSC02974
哈利波特的巨大西洋棋無害版出現在雪梨的海德公園啦~
本是罪惡城市的雪梨,在殖民的初期,被當時統治的大英帝國當做本土之外的離島監獄,大批的囚犯乘著船離鄉背井地來到雪梨,在當時被認為是未開化之地的澳洲進行勞動開墾。現在的雪梨以治安優良著名,充斥地也不再是拿著左輪手槍傷天害理的法外之徒,反倒是掛著數位相機悠閒輕鬆的觀光客。

Read more…

[Taiwan] 讓我們一起往前走 - Oreo 賞桐花

DSC04083
又是賞五月雪的時間啦~

臉書看到住在美國猶他州的學長,正好經歷了五月雪。這讓我想到,鮮少在平地落雪的台灣,只要稍微有結凍或雪塊就會在台灣新聞造成轟動。要是,台灣的五月也下起綿綿細雪,那可真是不得了的大新聞呀!(雖然在這之前,北極熊會先哭泣吧!) 幸好,地球暖化還不到這麼嚴重的地步,可是五月,也是桐花開始盛開的季節,被美名為五月雪的桐花,正好和二三月的粉紅佳人,櫻花,將大地呈現不一樣的顏色。趁這個時間,帶我們家從未見過下雪,今生大概也與戲雪無緣的小花狗 Oreo,在台灣的五月桐花雪裡奔跑遊玩吧!(順便施肥一下…呃…)

[Australia] 一個人和相機在南半球旅行 - 我在亞拉河畔

DSC03076
亞拉河觀光渡輪

稱為雲霧之河(river of mist)的亞拉河(Yarra river),從亞拉河谷一路橫貫墨爾本市區,最終在菲利浦港 (Port Phillip)流入大海。像許多古老的城市,都是由河流為開端孕育文化,身為澳洲最早發展的歐洲移民城市,整個墨爾本是依著亞拉河為起點而向外擴張。現在的水利建設便利,人們已經不需要依著河畔來生存,但是亞拉河以它蜿蜒美麗的姿態,提供墨爾本人的一個假日休憩的好場所。

Read more…

[Australia] 一個人和相機在南半球旅行 - 海灘大車拼 (曼麗海灘)

DSC02456
雪梨港灣風景

南方的墨爾本,和飛行時間相隔不到兩小時的雪梨,都是澳洲交通樞紐和人文會萃的大城市。只是,這兩個城市的關係,就像足球西甲的皇家馬德里和巴塞隆納的關係,長久以來彼此看對方不順眼。這樣緊繃的敵對關係,到要選擇首都,就落到了地理位置在澳洲中心的坎培拉,可說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最佳例子。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