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in TED] Hannah Fry: 愛情數學方程式

“遇見自己的靈魂伴侶似乎比中樂透還難.”看著娛樂新聞裡分分合合的螢幕情侶,一度如膠似漆的恩愛夫妻,轉眼間成為話不投機的公眾怨偶,王子和公主的童話婚姻在許多平常人的眼裡可以說是撲朔迷離,霧裡看花.然而,平常人的婚姻感情生活似乎也沒有簡單許多.看著逐年陡峭攀升的離婚率,許多人不禁時時刻刻的感嘆著:“我的真命天子 / 真命天女倒底在何方呢?” 然而與其無語問著蒼天,或求助於霞海城隍廟的月老婚姻仲介服務(可惜,月老並不包括售後及保固服務).不如讓數學家們以扎實的理論和可量化的分析,來為曠男怨女們指點一條雙人同行的幸福之路吧!

數學家?!提到數學家相信許多人腦海裡立刻出現一個典型的單字雲(Word Cloud),其中“社交笨拙”,“不善言辭”,“內向”,“害羞”等詞語似乎較能描述大眾對數學家的印象.而“花花公子”,“情場高手”等詞語卻似乎落在屬於形容數學家的單字雲外.向數學家請教如何尋得靈魂伴侶,似乎比向月老求助更不可靠.然而,目前在倫敦大學(Universiay College London)擔任數學講師的 Hannah Fry 有不同的看法.Dr. Hannah Fry 原先的背景是流體力學分析,目前的研究則為複雜系統建立數學模型,Fry 處理的複雜系統主要包含兩個向度:空間和時間.在這兩個向度內,她發表數篇有關於密集人口居住區的互動行為,購物行為,犯罪模式以及恐怖活動的模式辨識分析的論文,更擴展她的領域至全球化經濟行為,流行病學傳染的預測和防治.如同許多傑出的數學家一般,Fry 擅長將抽象且複雜的互動關聯,以數學方程式表示並建立可預測的模型.在這篇演講中,Fry 將要以一貫從事科學研究嚴謹的態度,分享她個人數學上可證明的愛情忠告.

演講中,Fry 先以 Dr. Peter Backus 的“為何我找不到女朋友(Why I Cannot Find a Girl Friend)“ 的文章為例.說明數學家們企圖以既有的數學公式來量化人生中的種種疑問.Backus 這篇標題帶點哀戚的文章裡,應用了 Drake 方程式來估算他找到完美伴侶的機率.Drake 方程式是 1961 年由天文學家 Dr. Frank Drake 發展出的方程式,用以估算能做星際間溝通的高文明外星生物存在的機率.此方程式包括七個預測變數的乘積,這七個預測變數必須要共同存在才能有高智慧且能星際溝通的外星生物存在.這七個預測變數包括了:

  • 能夠形成星際溝通的文明數量
  • 任一星球演變為適宜生物居住的速率
  • 在星系中近似地球的平均星球數
  • 近似地球的星球中能支持生物生存的比例
  • 在支持生物生存的星球中發展高度智能生物的比例
  • 在發展高度智能生物中能建構星際間溝通管道的比例
  • 高度智能生物在以光年為量度單位的溝通延遲時間後仍能存活的比例.

根據 Drake 方程式,若要在銀河系找到能夠在不同星球居住,又 能進行星際溝通的外星生物機率大概比兆分之一還稍微高些.然而 Backus 關心的不是高度智能生物的星際溝通,事實上,他所關心的是比較個人的問題:找到女朋友的機率.於是 Backus 根據 Drake 公式,以倫敦的人口成長數率替換星球等參數,再乘上 Backus 相當主觀的個人擇偶條件,得到的機率比起 Drake 估算能相互溝通高度智能生物的存在可能性,只不過高於四百倍.若對尋找終生伴侶,這似乎不是一個很好的消息.然而,Fry 並不這麼悲觀,相反地,因為人類的行為和情感在時間過程的高度變動性,Fry 認為找到完美伴侶的機率要比 Backus 估算的高些,在此演講中,Fry 將要提供數學理論支持的忠告,讓你能“成為約會網站的受歡迎人物”,“選擇適當的婚姻伴侶”以及“避免離婚”.只要遵守 Fry 的忠告.男人與女人們便無需再望著蒼天興嘆,或是對著尋找高等智慧的外星生物公式感嘆機會渺茫.

如何成為約會網站的受歡迎人物 (How to Win Online Da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