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 is short] La Vida Breve


Salud (肝腸寸斷地):
He ruined me! 他毀滅我!
Put me to shame, 讓我承受羞恥,
Then left me! 然後離開我!
Is not the air in my room still atremble 我的房間仍顫動著
With echoes of his tender protestations, 他溫柔抗議的回音
His words of love? 他的愛的誓言?

Paco(很欠揍地):
I? I?我嗎?我嗎?

(Excerpt from La Vida Breve translated lyrics, Final Scene.)

法雅的”短促人生”就如同大部分的歌劇所喜愛描寫的,一個純真無邪的少女,Salud,遭到心愛的男人,Paco,始亂終棄,最後在傷心欲絕的情況下,而提早結束自己的生命。雖然不能明瞭,為何歌劇裡總要天真無邪的女主角命運乖舛 (因為大男人主義作祟嗎?)。但是,過於單純及通俗化的劇情並無礙我欣賞歌劇裡美妙的音樂,聽著詠嘆調,歌詠著愛情的無常,甚至,還會有些感動呢!

短促人生全劇裡以安達魯西亞的民謠貫穿,但最有名的應該是在婚禮演奏的”西班牙舞曲”(Danse Espagnole)。在被克萊斯勒(Fritz Kreisler)重新編曲後,成為小提琴家經常表演的曲目。而我,當初就是在 YouTube看到帕爾曼( Itzhak Perlman) 表演這首曲子,驚為天人之後,便四處尋找適合入門的錄音版本。再經過高人指點後,反而買了由辛辛那提交響樂團演奏,整部歌劇的版本。(雖然,購買這個版本,有因為封面的插畫很漂亮之嫌…)

如果說,小提琴的版本的”西班牙舞曲”猶如化成黃鶯的女子如歌如泣的訴說她的遭遇。那麼,歌劇的版本則是充滿了西班牙式婚禮的歡欣熱鬧。聆聽著這個版本(Youtube 連結),當響板和踏腳的聲音穿插其中,腦海中似乎就浮現了女子跳著佛朗明哥舞的畫面。這樣的安排,或許是為了要和歌劇的劇情有一致性。和小提琴版本,單獨獨立出來只為了展現個人的技巧,目的是大大的不同了。

但整體而言,因為天涯孤女的故事在歌劇裡出現地實在太頻繁,法雅的這齣兩幕的短歌劇,整體而言沒有同題材的三幕式劇出色,反倒是讓西班牙舞曲搶去過多光芒。在劇末,女主角的死因更未被交待明白。事實上,就在女主角 Salud 出現在 Paco 的婚禮上,指責他始亂終棄後,出現了文章一開始引言內的台詞後,Salud 就被男主角 Paco 趕出婚禮現場,Salud 面對 Paco 的無情,一整個無言以對,便撒手歸西了 (被氣死了嗎?)。雖然,我能理解因為戲劇效果以及篇幅有限,不得不將劇情簡單化,但,這也太簡單了吧! 儘管如此,短促人生因為是國民樂派的產物,是少數屈指可數以西班牙文吟唱的歌劇了,現今在西班牙也是經常被演奏的常客,但比較起小提琴版本或許詢問度又降低不少了。

而我,雖然也鍾愛歌劇版的華麗熱鬧,但最喜歡的還是小提琴版本的委婉動人。那你(妳)呢?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