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ificial Intelligence] 我要變成小男孩!

(Original Photo and Text from Engadget:
Fujitsu’s social robot bear is the supertoy of Kubrick’s dreams, almost)
這款由富士通發表的機械熊,毛絨絨逗人喜愛的樣子有別於好些年前新力發表的機械狗 — Aibo。Aibo 金屬感現代化的外表,能像真實的狗一樣遊戲,頑皮地探索環境,甚至能執行簡單的指令。到了這款療傷系的機械熊,活生生就像電影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AI 裡的 Teddy 3000 的翻版,相當注重與人互動的功能,是居家生活的好夥伴。據 Engadget 的記者報導,這款玩具熊在可愛的鼻子裡裝了一個相機 ,能動態捕捉影像並加以辨識,全身上下有12個致動器,13個皮膚及手握感應器,能夠執行約300個動作。所以這些可愛的玩具熊們能向你招手,和我們一起向人群招手,和我們一起開懷大笑,或是因為無聊而漸漸進入夢鄉。

而差不多在今年年中,微軟公司也在 TED 發表一款新的養成遊戲的 Demo [見延伸閱讀],捨棄了以往用電腦時,採用的冷冰冰滑鼠和鍵盤的輸入方式,主要是藉由微軟公司發展的最新人機互動的技術(Kinect)來操作,簡單的說,就是你的手,你的身體和聲音。遊戲的內容是教導影響一個11歲大的小男孩,Milo,他剛搬到新家,尚未交到任何的朋友,和許多要進入青春期的孩子相同,有些叛逆,有些心事和煩惱,需要玩家陪他遊戲和逗他開心。在 TED 的影片中,主要 Demo 三個遊戲片段,玩家可以用手,身體和對話與 Milo 互動。其中之一,便是陪著 Milo 探索花園,在這時玩家所要做的事則是用手指出螢幕中蝸牛的位置。影片中還提到,遊戲還有個貼心的設計,會隨著玩家的性別的不同,Milo 會決定去花園搜尋蝸牛還是蝴蝶 (因為,他們發現女孩較痛恨蝸牛 !)。另外一個,則是教導 Milo 打水漂兒,為了達成這個目的 Kinect 必須能辨識玩家全身的動作,在影片中提到,女性玩家大多展現較多的耐心和母性,而男性玩家則競爭性較強,甚至想贏過才11歲大的Milo。

這兩款玩具和遊戲,或許都呈現了現代人空虛,需要 有’人'作伴,心靈想和外界有所聯繫的心理。而,或許在某種程度上,我們把現代人社交的焦慮感投射在發明上,賦予機械智慧,這樣我們就能任意地程式設計改變他們,而不會嚐到被拒絕的苦楚。又或許,是出於對現實的不滿足感和失望,就好似電影 AI 裡,David 的母親,因為自己的孩子癱瘓而成為植物人,在父親的好意下,而決定認養David–這個人工智慧下的產物。在強烈的母性驅使下,如果不是手足之間的競爭,母親不僅能對 David 付出對等的母愛,甚至於視如己出般的溺愛。這樣一個電影片段,帶著些許的暗示,”愛”這樣的行為,有可能只是自我心靈的投影,對像可能不再侷限於對自己的伴侶,家人或族群,更有可能延伸至無生命的個體上。而當這些無生命,有一天當有了自己的自由意識,生命的定義或許也要重新改寫了。

或許,有一天會像電影 AI,小熊們和虛擬男孩 Milo 也會進行小小的罷工,開始展開找尋藍仙女的旅程,因為有朝一日,他們也想站在藍仙女面前,許著變成小男孩的願望!

延伸閱讀:
Meet Milo, the virtual boy: Peter Molyneux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