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mbodia] 一不小心就變成貴婦行的金邊印像

1975年4月17日,紅色高棉攻佔柬埔寨首都金邊,建立民主柬埔寨政權,高棉共和國宣告滅亡。紅色高棉即赤柬,在管治期間,處於戰亂的柬埔寨估計可能有200萬人死於饑荒、勞役、疾病或迫害等各種原因,佔當時柬國人口五分之一,是20世紀中最血腥暴力的人為災難之一….
(Original text from Wikipedia 柬埔寨)
From Cambodia 2010-09

( Crying Independence Monument. Taken in Phonm Penh.)

在下雨的日子起飛,卻降落在豔陽下

出發當天,因為前幾天,過境又不給放假的颱風們依序造訪,整個大台北的天氣可說是陰雨綿綿。一直到上了飛機,豆粒般大的雨點仍淅瀝嘩啦地拍打在窗口。長榮的地勤人員便在大雨中和我們搖手說再會,目送我們飛往一個古老的國度。僅僅只有三小時的旅程很快地蜿蜒的湄公河和中南半島肥沃的黃土綠地便出現在眼前,更叫人喜悅的是,連太陽都非常賞臉地出現了,一掃在臺灣的陰霾。整個柬埔寨,便在金黃的陽光下閃耀著。漸漸地,綠油油的稻田丘陵從眼前褪去,整片大地開始用高矮不一的民房點綴著漸漸出現都市的樣子。而我們就這樣降落在這樣一個被湄公河孕育的現代都市

From Cambodia 2010-09

(bird’s-eye view of Cambodia. Taken in flight)

行在金邊

在金邊,比較常見的交通工具,還是以機車和小轎車為主。而風行整個東南亞的嘟嘟車(Tuk Tuk or motor taxi) 也能隨處可見,只是沒有像在吳哥這麼常見。不過,我們這團,因為要秉持“貴婦行”的原則–能夠坐車就不走路,能夠吹冷氣就不暴露在室外–坐著九人小巴 (Stay cool),在金邊的市區跟著當地的市井小民們在街頭橫衝直撞。如果說吉隆坡的交通,民眾經常選擇性地遵守交通規則,那麼金邊的交通,可說是充分發揮”路是車走出來的”精神,自己創造交通規則。在交通巔峰時間,只要一方的車道開始塞車,而另一方的車道只有零星的車流,金邊的機車騎士們,就會開始霸佔相反車向的車道,頓時兩線道就變成了三線道,如果相反車道有來車,也總有辦法讓對方通過。金邊人這麼有彈性的處事態度,再加上路上不時見到在摩托車上三貼到一家五口的五貼,讓從加洲來的老夫老妻檔嘆為觀止。而來自臺灣的我們,卻有種坐著時光隧道像來到剛經濟起飛時的台北一般,有種懷舊的感覺。

玩在金邊
金邊因為還算是個大都市,觀光的行程也都是以參觀博物館或市集為主。到金邊的第一天,雖然太陽很賞臉地在下飛機的時候露面,怎知那時的晴天竟只是假像,等到我們用完午膳,Check in 旅館後,準備開始遊玩時,大雨卻又嘩啦嘩啦地下了起來。為了躲雨,我們只好到國家博物館參觀。國家博物館裡的收藏其實主要是吳哥窟的小規模預覽,還有些是在法國殖民時代被當時的法國政府取走後的歸還品。令我們驚訝的是,和在吳哥一樣,博物館裡,可以見到有些佛像仍被當地人虔誠地參拜著,佛像前可以見到香壇和供膜拜用的坐墊。只能說金邊人把博物館當寺廟用的彈性態度可說是發揮最大了。在參觀完博物館,雨勢仍沒有轉小的樣子,小巴的司機便提議去參觀赤柬時代的”Killing Field”,但是基於要”不小心變成貴婦行”的理由,所以我們就逕自跳過讓人怵目驚心的行程,坐在車上,在雨中照了獨立紀念碑的照片後,提早到 FCC 用晚餐,第一天就這樣以雨天為藉口,很悠閒地結束了。
From Cambodia 2010-09

(Another corner of Russian market. Taken in Russian market, Phonm Penh)

而再和金邊相遇,則是從吳哥回來的第一天。這一天,我們就發揮了”真貴婦”的精神,一早就排定了俄羅斯市場的購物行程。幸好太陽公公這次也非常配合,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我因為有點水土不服,戰力減低,大部分的時間只能望著火力全開的兩對夫妻檔興嘆。柬埔寨和其他東南亞開發中的國家一般,也是成衣外銷的主要國家。在俄羅斯市場,比較常看到的就是名牌的衣服,可能在工廠或許過季,或許過不了品檢而被擺出兜售。除了來這裡撿便宜,另外可以購買的東西,應該就是絲製品和手工製作的包包,手飾和項鍊。而我最喜歡,卻是穿梭在俄羅斯市場裡的金邊市井小民的生活 : 有席地而坐就開始賣起小吃的攤販,坐在攤位旁玩著 NDSL 的孩子們,為了保護銀飾珠寶攤位,身背著步槍一刻都不能偷閒的保鑣 ,或是百般無聊坐在攤位旁等待客戶上門的老闆娘,望著來來往往的遊客們,此時的思緒或許也飛到了加洲,臺灣,做著出國遊玩的白日夢吧 !

逛完俄羅斯市場,因為皇宮是下午三點才開放參觀,所以到河堤旁的一家餐廳,先用下午茶。至於參觀皇宮,女性關於服裝要求是相當嚴格,主要是不能裸露肩膀。皇宮裡收藏了許多皇室用的金器佛器和雕像,圍牆邊也有許多描述戰爭歷史卻早已斑駁的壁畫。令我驚訝的是,在皇宮的花園裡,有開放一個小邊廳,是供民眾膜拜一尊水牛的雕像,在邊廳裡還有人幫忙解籤。這時候,雖然有種好像看到總統府在大年初一開放人民插頭香的感覺,但內心隱約想要幫忙解釋其實這是柬埔寨皇室親民的原則。關於皇宮,另外的一件經由 H提起,才發現的政治意涵。是大門正廳的階梯兩旁,有龍吞食柬埔寨代表物–七頭蛇 Naga 的雕飾。H 笑說,龍是代表中國大陸,龍吞食
Naga 正好代表目前柬埔寨的政治情勢,是被中國大陸所控制的。至於,倒底這雕飾有沒有這樣的意涵,身為遊客的我們只能當八卦聽聽,皇宮美麗的建築,精美的雕刻才是讓我們佇足細細品嘗的重點。

吃在金邊


From 粗枝大葉

上圖從左到右,就是大致收錄這次金邊吃過的小吃和正餐:

下午茶之百香果 Fruit Shake | 炸香蕉 | 金湯匙之法式紅咖哩牛肉早餐 | 臭魚肚湯
中央: 金湯匙之第一杯 Angkor Beer 和歐式 Buffet
FCC 前菜總匯 | 金湯匙之第一天米粉麵早餐 | 鹹粥 | 金湯匙之H媽媽的愛心湯圓

剛下飛機第一個在柬埔寨用的午膳,便是在 H 的姊夫開的金湯匙餐廳。更巧的是,那天剛好是 H 媽媽的生日,所以我們不僅嚐到了第一杯 Angkor Beer ,更是相當有福氣的嚐到 H 媽媽用棕糖佐味的糯米湯圓。金湯匙餐廳的裝潢相當歐式,但是菜單卻是中西兼併,加上地點正好是行政區的中心,往後只要待在金邊,來到金湯匙用早餐,發現餐廳外是大塞車,而餐廳裡幾乎都是座無虛席。除了最後一天,因為水土不服,只能以清粥裹腹,我的最愛應該是法式的紅咖哩牛肉,配上酥脆的法國麵包。不過,令我相當不能適應的是,金邊人相當具有台灣南部人重視早餐的傳統 : 早餐的分量都多的驚人。我還記得,我的第一份金湯匙早餐–米粉湯麵,份量之多讓我有吃午餐的錯覺。

除了大力推薦的金湯匙餐廳,湄公河河堤附近也是一個尋求美食的好地方。首先,當你接近河堤附近,進入眼簾的是殖民地風格的建築。這樣富有異國風情的建築物的骨子裡,卻是洋派作風的 Pub 和 Cafe。第一天晚餐,我們就到 FCC 用餐,據說 FCC 本來就是早期駐派在金邊的外國記者們,聚會用餐的地方,菜單以西式為主就不足為奇了。至於小吃,H 帶我們到毛澤東大道品嚐炸香蕉。油炸香蕉的口感相當酥脆,即使是不加調味料,只消濃郁的香蕉味化在口中也是美味,所以也相當推薦。最後,因為 H 全家是由大陸泉州遷徙來金邊,所以我們用餐也多以中式餐廳為主,烹煮的方式都與台灣格外的相似,只是有些食材似乎是柬埔寨獨有。比如說,臭魚。根據個人意見,臭魚的味道雖然沒有魚腥臭味,卻像是發酵過的豆腐,但是比起臭豆腐又只能甘拜下風了。

According to H
這次旅程關於赤柬的歷史,我們是一個也沒有接觸到。但是就像 H 談起他的父親,總不願向自己的子女提起,如何熬過那一段歲月。過去,就讓它埋葬在回憶裡。現在的金邊,就像年輕的H,對未來充滿了計畫和希望,並抱持著惜福的心情。也許就像,H 和我們聊到的 : 他很喜歡和一般的市民聊天,因為在聊天中,他可以深深感覺到自己是有多麼的幸運,能夠幾乎無憂的成長。而我對於金邊的印象,或許就從 H 的這番話,看到了美好的未來。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