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 苦兒與歷史裡的古老見證

永樂七年九月(1409年10月)太監鄭和、王景弘、候顯等統率官兵二萬七千餘人,駕寶舟四十八號出使西洋。
九月從太倉劉家港啟航,費信、馬歡等人會同前往,到達越南、馬來西亞、印度等地,回國途中訪錫蘭山,永樂九年六月十六(1411年7月6日)回國。

鄭和 – 維基百科

IMG_3502
(Melaka Malaysia, Taken by Wei-Wei)

2009-10-30搭乘 9:00am transnational 的 bus 到馬六甲的 Melaka Sentral(RM 12.3)。再換當地17路公車到 China town (RM 1)。夜宿僑生客棧(RM200 including deposit)
行程:荷蘭城(Christ Church)→聖保羅教堂→聖地牙哥堡壘(A’Famosa)→文化博物館→聖方濟教堂(St.Francis Xavier’s Church)→海洋博物館(Maritime Museum)→雞場街

一大早,就告別了給予我們許多安慰的檸檬草旅館,托著行李,走到Puduraya (半山芭車站)。一轉進車站,就看到許多的窗口,每一個窗口都是不同的公車服務公司,之前就聽說 Transnasional Express 的價錢和服務最為公道,所以就毫不加思索到 Transnasional Express 所在的窗口,花了RM 12.3 買了兩張到馬六甲的票。窗口的小姐要我們到公車站裡,編號P10,Transnasional Express 的 Information counter,等待公布上車的地點。Puduraya 一整個的感覺就很像老舊的台灣公車站,兩旁盡是賣報紙水果的攤子,有些旅客行色匆忙,有些則百般無聊地坐在長椅上等待著。服務台其實是一個小房間,牆上是一個用手動更動的公車時間表看板,看板上還會有該在哪一個月台上車的資訊。等到快到要上車的時間,終於在看板上看到了我們的公車的資訊,可是上車的地點卻不在公車站裡的任何一個月台,反而寫著一個旅館的名稱- Ancasa Hotel。幸好,有一位戴著頭巾的美麗小姐,非常友善的帶著我們走到一個在公車站外的旅館前,而我們的公車就停在旅館前。旅程中真是充滿了許多的不確定,但也多虧,許多熱情的當地人,我們才能順利地走完我們的旅程。

經過約3小時的車程,終於到了馬六甲的 Melaka Sentral,再詢問過服務台後,發現要搭17號公車到中國城。上了17號車,車上坐著許多華人老太太,用很親切的中文告訴我們若中國城到了,會提醒我們,並且提醒我們小心錢財,因為馬六甲的治安很不好。坐著很老舊的公車,晃著晃著,仿彿來到了三峽老街,狹小的巷道和紅磚瓦屋在兩旁,頓時紅紅的荷蘭城就出現在眼前,告別了老太太跟司機 (雖然一開始非常邪惡地告訴我們這裡並不是中國城)。下車第一件事當然是走到今天的旅館- 鼎鼎大名的 Baba House。BaBa House 已經被列為古蹟,不論是門外或是市內的擺設,都相當的古色古味。轉角的天井,彎曲的迴廊,卻又配上先進的電梯和刷卡,房間裡當然也是相當乾淨舒適了,電視還能看到中文節目,可說是格調和便利兼顧了。但最棒的還是櫃檯人員的親切和耐心,為了和櫃台人員詢問要去哪裡搭乘返回 Melaka Sentral(註一),一個 “gas station”弄了許久才聽明白,櫃檯人員都非常和顏悅色地用口音濃厚的英文和我們交談,雖然是這次旅程住的最貴的旅館了,卻覺得每分錢都花地値得。

辦了 Check in,就只好頂著大太陽,在中國城裡散步,觀賞古蹟和許多的博物館。教堂或許殘破,城牆或許斑駁,卻向我們私語著他們所經過的歷史。荷蘭人來過,留下了他們的印記- 一棟棟的紅色小教堂。接著,葡萄牙人也暫時在這裡停留,帶來了戰火,也帶來了他們的文化和信仰。而時間的流逝,都帶來了落沒。曾經富裕的中國商人,曾經稍來皇國消息的太監,在這裡不僅留下了他們的足跡,也種下了文化的根。想要更進一步了解馬六甲的歷史,另外也相當推薦遊艇遊河的行程,我們遊艇的導遊,有四分之一的葡萄牙血統,會用許多不同的語言說再會,除了生動的解說,岸邊不同建築的歷史和特色,也不忘對在岸邊休息的大蜥蜴們開玩笑。

關於食的部分,中午在雞場街用垂涎以久的海南雞肉飯。晚上則在馬六甲的夜市裡瞎逛,最後選了一個路邊攤來解決晚餐,妹妹點的是”據說”(註二)有些辣的蝦麵。而我點的是”還真的有點辣”的咖理口味的 laksa (叨沙)。咖哩口味的叨沙,和我最初在 KL Sentral 吃的金桔口味有很大的不同。最主要的是濃濃的咖哩味取代了金桔酸澀的口感,但是辣法又和濃濃的咖哩味又有很大的出入,咖裡獨特的香味幾乎主宰了整碗麵的味道。入口之後,只覺得舌尖盡是香料味,又有一點麻麻的,不過也有可能是過燙的緣故而不是辣味做祟。吃完了晚餐,接下來就是冰品了,我點了甚麼都加的”ABC”,妹妹則點了晶露 cendol 。”ABC”才嘗了一口,那種複雜雜而又熟悉的味覺,又回到了舌尖。是的,曾經在叢林裡嘗過兩次的桃紅果汁,現在成了淋在刨冰上的糖漿,只是那種像極了人工添加物的特殊味道,仍舊是揮之不去。經過詢問後,才知道這種桃紅色的果汁,是叫做玫瑰露,不管是不是天然的,這還是我第一回嚐到如此獨特味道的果汁。用膳完畢,稍稍逛了夜市,買了要帶回家當伴手禮的糕餅香料,便回到旅館休息,因為隔天一大早,還要搭公車回到吉隆坡,坐飛機返回台北。

但,在揮別這個古老的城市前,不禁開始想像鄭和眼中的那個六百多年前的馬六甲,會是怎麼樣的呢?

IMG_3506
(Melaka Malaysia, Taken by Wei-Wei)

註一:搭公車的地方,其實是同一條街走到底,在加油站附近就可以看到公車站牌了。
註二:妹妹不敢吃辣…

Comments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